再造‧減廢 設計師讓舊衣物重生

文章日期:2017年10月12日

【明報專訊】又快到換季的時節,翻開衣櫃,頓時發現有不少衣物穿著的次數少於五次,甚至有些買回來後仍處於原來的狀態——仍未開封。現代人容易貪圖一時的購物快感,浪費一件又一件美麗衣裳。大家有否想過給予這些衣服一個重生的機會?在設計師的巧手下,一些不再穿著的衣服,甚至廢棄的紡織物料,得以改頭換面,再造成新的服飾,讓時尚污染問題多了解決的方案。

時尚界之所以成為嚴重的污染行業,除了生產時造成的污染外,很大原因是每當人們掉棄衣物時,這些廢棄的服飾無處可去,只能淪為堆填區的廢物。與以前的純羊毛和天然布料不同,現時的衣服加入不少人造成分或化學染料,難以分解,愈積愈多下結果可想而知。香港環保非牟利團體Redress早於10年前已經察覺到時裝界的問題,並積極發掘解決方法,在2011年開始舉辦第一屆「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活動,致力啟發新晉時裝設計師及學生,以最少浪費為前提,設計出符合大眾市場的時裝。設計師將學習可持續時裝的設計理論和技巧,如零廢棄、升級再造和重新構造。整個比賽以新晉時裝設計人才為焦點,並為這些新生代設計師建立一個時尚減廢的平台。過去六年Redress亦不斷擴大參賽資格,接受來自亞洲、歐洲及美國的申請。

時裝界令自然資源迅速流失

今年比賽剛落幕,英國設計師Kate Morris勇奪冠軍殊榮,顯示了循環經濟的力量,沒有東西被浪費。所有時尚系列都是由紡織廢料和Jersey T恤製成,是一個明亮而調皮的針織品系列,並運用了零廢棄、升級再造和重新構造這三種設計技巧。Redress創辦人兼香港新興可負擔奢侈品牌BYT聯合創辦人丁潔絲表示:「作為全球污染最嚴重的行業之一,時裝界令自然資源迅速流失。Redress於過去10年一直就時裝界的議題抗爭。『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鞏固了『改變就在此、正發生當中』的事實。無論對業界或消費者而言,均沒有時間再掉以輕心,現在是時候面對這個痛苦的現實,也是該採取行動的時候了。這比賽也是一個讓我們脫離時尚污染的創意經驗。」

Kate將加入BYT,設計一個時尚系列。其首個升級再造時尚系列,是由前「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得獎者設計,並於連卡佛和巴尼斯紐約(Barneys New York)出售。Kate說:「我相信時裝界已到了關鍵點,而我亦想參與這場改變的一部分。為大眾設計出美麗的可持續物品是我的夢想。在這場比賽中獲勝,我最高興的是能為更美好的未來做出貢獻。」作為評審委員的連卡佛首席品牌官Joanna Gunn表示:「支持年輕新晉人才是連卡佛的承諾一部分,我們很高興能夠與新一代設計師一起支持『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和促進可持續時裝的事業。」

「可持續時裝是可行的」

對於可持續時裝,Kate有這樣的看法,「地球根本沒有足夠資源以現時的生產方法製造衣物。我設計服飾的動力,正是希望能藉着自己的力量改變現狀。我相信可持續時裝是可行的,只要整個時裝生產一起投入參與,由設計師起頭,我不認為這樣會造成限制,反而視之為新機會創作更多令消費者意想不到的設計。」她指出可持續發展日後會成為行業內的恆常步驟,反倒是沒有跟隨的品牌會慢慢被淘汰,「當消費者意識到更多時,他們自然會懂得選擇具道德生產的品牌。」

整個系列用上不少手工技巧縫製,「我將pop art的食物圖案放在設計上,寓意如今人們對食物的重視,就像我們應如何看待時裝一樣,兩者是一致的。」Kate的設計物盡其用,沒有造成任何剩餘的物資,她指出這亦是選擇針織品的原因,「針織品最好的是,花紋可以在編製過程中成型,不需要切割和浪費材料。系列中的每件衣服都是從一個圖案連接另一個圖案,用上最少的接縫。這雖然增加了編織時間、減低了效率,卻能讓衣物更舒適和長壽。我考慮到服裝的整個生命周期,就連護理標籤都成為針織的一部分,我只使用一種纖維類型,這樣更易回收。」

「Choosing well and buying less」

由設計一刻開始考慮,Kate本人認為與其不斷質問現今市面上的品牌,不如先做好一個有可持續觸覺的消費者,「Choosing well and buying less」一直是她的想法。不過她也認為單是用上最環保的物料設計,但完全吸引不到消費者購買,最終也會是浪費,因此教育消費者,理解可持續設計,更是一個重要課題。

查詢:Redress 2861 0360

文:葉伊霖

圖:受訪者提供

統籌:John Wan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