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觀‧男人心:男性也可以是#metoo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5日

【明報專訊】經過一輪#metoo浪潮,當我們都讚賞受害人勇敢走出來揭發性侵害的時候,那邊廂,在我們男士中心的熱線裏,也有一些男士致電前來講述他們受創傷的經歷。只是這些故事,可能被社會遺忘了,也可能在既定的社會觀感裏,不容易接受「男性也可以是創傷的受害者」。

被色誘後遭勒索 算不算受害者?

除了女士有可能成為性侵犯受害者之外,男士當然也有這個可能性,尤其有些侵犯者是特別對男孩有性的企圖和野心。

長大了的男人,會不會是性侵犯的受害者?這說法會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一個大男人,怎會受到性侵呢!現實的故事是,有些男人的確曾給一些相熟的友人,在酒醉之後,或是在身體缺乏自主的情况之下,被迫進行了性行為,這些算不算是性侵犯?

也有些人在性行為的過程中,是被色誘,或是由女方主動並在半推半就之下完成;但事後,女方因為當事人的弱點,以這性行為作為勒索或威脅。雖然性行為過程中沒有被侵犯,但性行為過後卻受到控制,男人又算不算是受害者呢?

還有一些男性是給暴力對待的,其實個案數目也不少,只是男士一般對於被虐都會羞於啟齒,而外人又會懷疑,作為男人,為什麼不能保護自己?但當男士出手保護自己的時候,又會否反被誤認作施虐者呢?

「性別定型」受害者?

當我們說女性是父權社會的受害者,同時,男性也可以是在既定的「性別定型」之下的受害者。

在「性別定型」之下,女性是傳統以來的弱者角色,所以有保護婦孺條例。我們有法例保護16歲以下少女不要發生性行為,但如果一個性經驗豐富的15歲少女,主動和一個沒有性經驗的14歲少男發生性行為,被責的一方仍是男孩子,原因只因為他天生是男性。

「性別定型」也讓男士對「性」有特別的理解。男士如遇到一個性邀請,如果他擁有真正的性自主,他應該可以決定接受或拒絕;但在「性別定型」的框架之中,他應該是提出性邀請的那個人,如果那個邀請他進行性行為的對象不是他的心儀對象,他拒絕這個邀請會害怕別人以為他性無能(因為大眾都相信男人應該是飢不擇食),他不情不願的和她進行性行為,又算不算是被性侵犯,或性騷擾呢?

在性和暴力面前,男性有沒有自主?男性也有可能被視為受害者呢?如果擺脫「性別定型」的框架,應該可以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