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聖誕餐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8日

【明報專訊】今年12月的聖誕節慶活動算是熱鬧非常,先有朋友搞雲吞派對,再跟香港街坊打邊爐賀聖誕,又去了幼稚園員工聖誕晚宴,到平安夜和家人聚首吃半傳統的瑞典聖誕餐慶祝。

幼稚園屬我城哥德堡市政府管轄,多年來宴請員工的聖誕晚餐都是瑞典傳統節慶食品:計有香港人吃慣的瑞典肉丸之餘,熱葷還有香煎王子香腸和鳳尾魚焗薯,冷盤有聖誕火腿、各式香草或特色醃鯡魚、煙三文魚、香草醃三文魚、紅菜頭沙律、羽衣甘藍沙律、各式芝士和橄欖、餅乾、麵包,以及多款北歐醬料。相對香港人的聖誕大餐,以上菜單的規模估計太單薄了。

吃悶傳統聖誕餐 改吃亞洲式自助餐

話說今年有員工反映年年都吃肉丸有點悶,兼且水準較高的傳統聖誕餐收費貴,市政府為節約開支,挑了城中一家時髦餐廳,宴請員工吃亞洲式自助餐。當日諸位幼稚園老師下班後統統變身,穿上平日肯定無機會穿著的飲衫,裙子皮靴手袋首飾化妝全部出齊,喜孜孜的出席。有幾位同事的打扮跟平日的牛仔褲便服判若兩人,我差點沒認出來。瑞典公司晚宴通常不包飲品,因為酒稅貴,要飲就請自付。同事都買了紅酒或雞尾酒,半杯下肚已完全放鬆,大伙兒半醉般乘機開懷聊笑,完全撤下了瑞典人平日一貫的拘謹正經。

亞洲式自助餐覆蓋越泰韓式食品,奉上餐桌來的泰式全條燒魚我覺得很鮮甜,吃慣無味魚柳的瑞典同事說多骨。自助餐桌規模跟循瑞典傳統的小巧,我見鮮菇沙律盤滯銷,反而正正常常的青瓜番茄洋葱就熱賣,最多人吃的是烤排骨和牛油炒飯。有盤原隻斬件燒鴨攤開得很像廣東燒味,味道就差一截,皮不夠脆,肉味較弱,似乎不太受青睞。放在竹葉上的燒雞腿賣相大概太具「挑戰性」,給我的巴西籍同事嫌棄。當晚我吃得很高興,食品的製法都是我味蕾熟悉的;不過作為慶祝聖誕的晚餐,同桌的女士就認為噱頭十足但內容差一點。

我自問廚藝非常平凡,只要不用我煮就一定好味。平安夜那晚去了奶奶家做節,我們帶同幾大袋食材上門。她老人家兩年前已宣布「封廚」,說煮飯的限額已滿。我好懷念從前每年她一個人煮好滿桌的聖誕大餐,自家製的紅菜頭沙律美味得很,肉丸也是自己用鮮牛肉碎配香料做的。今次女兒幫我忙預備簡單晚餐,焗三文魚和煎王子香腸,聖誕火腿和各式小沙律就買現成的。

聖誕日輪到去老爺家吃午餐,兩老十幾年前已離婚,老爺的泰籍妻子做了薯仔焗魚,冷盤熟雞蛋上有魚籽沙律醬,西班牙火腿孩子都喜歡。然後她的同鄉朋友帶了大袋食材到來,兩個泰國女人就捲起衫袖一邊用泰文聊天,一邊切雞腳、樁辣椒汁、攪花生魚醬,一邊煮香茅香葉辣湯,場景忽然變成熱辣辣香噴噴的正宗泰式廚房。我在旁看得起勁,不住用瑞典文發問,待一切材料準備妥當,大家就坐下來享用。爺爺太太說:「自己一個人吃不夠過癮,一齊煮一齊食最好!」於是我就在這個下着冷雨的聖誕佳節,連續吃了兩餐滋味聖誕餐!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