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t Fair藝展 新晉藝術家曝光之機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03日

【明報專訊】在商言商,藝術展的其中一個最大功能是發掘新晉藝術家,但不少大型藝術展如Art Basel、Frieze等,大都是已經走紅又或是殿堂級之作,近年吸引港人注目的Affordable Art Fair,雖有不少潛力之作,卻大都由擔當中介的藝廊推介。藝廊作為雙刃劍,能作篩選去蕪存菁,但總有漏網之魚。已有13年歷史的This Art Fair,可能是年輕藝術家進入藝術殿堂的一個平台。

不少藝術家也面對着一個重要問題——窮。彷彿窮過,方可以成為藝術家。而窮與紅對藝術家而言,亦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至少,對大部分未紅的藝術家來說,要參與藝術展帶來曝光機會及當中需要的資金,已是一個極高的門檻。已有13年歷史的This Art Fair,現時由Mette Samkalden、Rob Thijssen、Kris van Hart及Meier Boersma主理。整個藝展最有趣的地方,是開初便以發掘具潛力的藝術家為本,引入學生藝術家及獨立藝術家,令新晉藝術家可以跨越參展資金的門檻,得到在藝術展曝光的機會。

助跨資金門檻 參展多為獨立藝術家

「我們的最主要目的,是為有潛質的藝術家提供曝光平台,不論他們是獨立,還是有藝廊支持」。主理This Art Fair傳訊工作的Kris van Hart說︰「整個機制,是由一團五人組成的評審選出合適作品。今年我們有三百多個申請,經篩選後有112個參展單位,當中有七成為學生及獨立藝術家,餘下三成則為藝廊。整個機制最大的好處除了減少藝廊代表(如大部分主流藝術展的營運方式,局限有潛質的藝術家),還有就是參觀者能與藝術家直接對話,而各個界別的藝術家亦可以互相交流,及於展內聯繫各個藝廊。」

如將藝術品視作投資工具,藝廊作為篩選及專業推介的角色,有着重要作用;但因為藝廊參與藝展的成本大,抹殺了新晉藝術家的參展機會。「因為生意關係,藝廊於藝術展陳列的作品,會以名氣較大的為主,因為易於放售,大大減低參展的投資風險,容易回本」,This Art Fair的創意總監Rob Thijssen說。「現時世上有不少藝廊代表為本的藝術展,This Art Fair的原意正是打破既有局面。這運作方式的好處是藝術家能嘗試藝術展各個細節運作,如跟藝術愛好者及買家交流、銷售等,增加藝術家在藝術以外的經驗。我們預計今年在4天展期內,帶來九千位藝術愛好者。對新晉藝術家而言,是不可多得的人流」,Kris補充說。

與愛好者交流 增額外經驗

展內的參展單位身分分明,如藝廊代表會以G為編號,S則代表雕塑,而無字母則為獨立藝術家。展內亦註有LAM符號,意指Lisser Art Museum。參觀者能於展內投票選出心水藝術家,得獎者能獲得2500歐元資助金。參展單位在參展時需要支付約500至1000歐元,當中部分金額可換成折扣認購門票。參展者亦可以申請資助,作品收益亦毋須與藝展拆帳。

This Art Fair的獨特運作方式雖然降低新晉潛力藝術家的參展資格,但藝術家參展的最終目的是得到曝光機會。社交媒體亦能令藝術家以更低的成本門檻,來吸引藝術界及大眾的注意。Kris不諱言說︰「整個藝術界的舊有運作方式也正受到考驗。過往藝廊及買手擔任神聖角色,但現在有不少藝術家能一身多職,省去買手,表現出色的更能直接向博物館售賣作品。但我認為This Art Fair在概念上與當下的藝術界變化,即由藝術家作主動角色的定位相合——藝術家需要一個臨時的展示場,而不是固定的藝廊作為曝光媒介。」

Rob則認為︰「網上資訊爆發,藝術家雖以社交媒體作為曝光媒介,要在當中被發掘也不容易,難度並不亞於找藝廊展示作品,當中涉及大量的關係建立,並非所有藝術家都可以處理,也不是單憑個人網站可以做到的。」像This Art Fair這樣的藝展,始終有其意義。

文、圖﹕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編輯:林曉慧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