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雪真雪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18日

【明報專訊】北美寒流肆虐,紐約朋友說日日氣溫都跌至零下很多度,體感溫度更是再減多幾度。本是名勝的尼亞加拉大瀑布結冰,令人嘖嘖稱奇。

家住天水圍的朋友報告早晨氣溫只得6度,孩子在家裏做功課要穿上夾棉褸。香港住宅一般沒安裝暖氣系統,那種濕凍令人更覺凍。我在瑞典習慣家裏有暖氣,氣溫起碼有17、18度,冬天在室內通常穿著長袖衣服便行。近年幾次十二月份「避寒」回港探親度假,在住處遇上8度寒流,我們一家北國來的人也覺得冷。

急症室坐滿跣低傷者

在瑞典生活了十多載,經歷過最低的氣溫是零下24度,穿到「紮糉」般外出也感到寒氣從腳底冒升。我們這城哥德堡位於瑞典西岸,海洋暖流帶來相對不算太冷的氣候,每年最冷是一二月份,平均氣溫也不過零下10度。今年反常,一月初都沒跌破零度界線,更常常有5、6度氣溫。雪也沒下得多,通常混着雨水齊齊下,地上一灘灘濕漉漉「爛雪」,汽車駛過行人步過留下灰黑印痕。好幾回黃昏下完一場「真雪」,翌日氣溫又攀升,雪來雪融一天已完事,甚為無癮。孩子們最着時,第一時間出外玩雪,簡直就是活在當下的人辦。

最惱人的情况是雪未融完,氣溫又驟降,路面留下一層薄薄的冰,不當心者隨時跣低,對老人家尤其危機重重。這樣上上落落的氣溫,往往令原本已常滿的急症室負荷更大,坐滿不小心跣低跌斷手腳的人。

不過孩子們也會投訴,這種霎時雪的質地鬆鬆散散,絕非最適合擲雪球用的類型。即是在地上抓起一把雪,用鼓起的雙掌企圖將之搓成實心雪球時往往不成,堆雪人時也要格外多用掌力把雪拍實。

玩雪玩法多籮籮

如果積雪夠厚兼能夠保持低溫,滑雪坡也是城市孩子最喜歡的。滑雪坡的工具設計繁多,由最簡單的扇形塑膠,到幼童專用的冲涼盆形狀,以至極受小學童愛戴的有軚盤自駕「雪地飛車」,幾十塊錢到千多元任君選擇。大人在滑雪坡遊戲的角色是「咕喱」,孩子安坐雪地座駕上,爸爸或媽媽從出門沿地拉到附近小山坡,抵達後先拖着十幾公斤人仔上斜坡,一二三推!衝落斜的確好刺激,孩子笑個不停,之後再來、再來、再來,上上落落的爸爸媽媽,冬日運動量好充足。

熱愛滑雪的瑞典人,多會在一、二月份開車北行,去中部山區或挪威的滑雪勝地,租住一間小木屋,帶齊滑雪裝備和食物自己煮,一家大細玩一星期。期望出汗的人,則向東行遠赴泰國游水曬太陽,盡情吸收維他命D作儲備,回來才有力量靜待五、六月份方出現的微暖光。

寫到這裏,外面已積了大約兩厘米雪,又是黃昏開始下的一場雪,小女兒最雀躍,臨睡前說希望明天雪仍在,就可以跟同學們擲雪球,而老師早已講明學校的雪球規則,就是安全起見,只准孩子們互相擲向對方下半身。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