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源自Erwin Blumenfeld 淨色系單純簡潔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18日

【明報專訊】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當時的藝術家創造了一股反戰、反現代生活、反藝術的作品,並稱之為達達主義,其出發點是想打破當時社會既定的藝術框架,成就更多可能,迫使人類重新審視美與醜的觀念,並默默地影響着不同業界,好像法國服裝品牌Berluti的2018春夏系列設計靈感,就是來自達達主義攝影大師Erwin Blumenfeld。

美籍德裔攝影師Erwin Blumenfeld是攝影界舉足輕重的大師,被譽為上世紀引領藝術潮流的攝影師,並為時裝界的攝影方式殺出一條血路,改變了大眾對報章雜誌圖片的看法,所以亦是20世紀50年代時報酬最高的時尚攝影師。

多重曝光 超現實意境

或許大家在今日重看Erwin Blumenfeld的作品會覺得「太陽底下無新事」,跟現在常見的攝影作品很像,但在當年,他對色彩的觸覺、畫面的捕捉以及取景的方式都讓人眼前一亮。他利用負片效果和多重曝光創造出充滿實驗感的構圖,帶着未來主義和超現實的意境,加上夢幻般的色彩組合,成功打入Vogue雜誌,為其拍攝封面照,把時裝雜誌的攝影帶進全新境界。

夏日色譜 冰藍淡黃淺翠綠

在Erwin Blumenfeld重組照片色彩過程中,他創造出虹彩色(gorge de pigeon)、玫瑰灰(rose grisé)以及酸蝕琥珀(ambre acides)等夢幻色彩,並演變成Berluti今季的色調。品牌在傳統夏日色譜中,加入了一系列清新顏色的服飾,如冰藍、淡黃、淺翠綠以及dirty pink。這是創作總監Haider Ackermann加入Berluti後的第二季出品,有別於上季鮮明搶眼的用色及其個人品牌的設計,在這個浮誇取勝的年代,他帶領Berluti轉走淨色系,單純簡潔。在剪裁方面,他留下不少個人特色,好像修長吊腳的褲身、微微鬆身的奶金色西裝外套配同色系西褲、黃色皮褸加袖口細緻位等,甚至在時裝騷上模特兒沒有章法秩序的進場,也充滿Haider Ackermann的風格。他強調,希望這季是一個不需要花力氣配搭的系列。

純色設計的單品看來乾淨利落,但Haider Ackermann巧妙地打破各款物料的慣常用法,靈活地應用到日常休閒裝束上,如微微不修邊的皮褸縫口、Ottoman皮革製造的飛行員外套、多色輕便茄士咩外套、絲質運動背心、配絲帶裝飾的長褲等,可配搭成多種不同場合的造型。袋飾方面,則有雙面設計的皮革手提袋、既可當日常用袋亦可化身為周末度假用的大型手提袋、以單塊皮革製造的磨砂絨面皮革平底拖鞋,以及短身的靴子,兩款鞋履的patina染色均傳承了品牌的傳統工藝,並向Blumenfeld的實驗性攝影技術致敬。

除了服飾上的突破,這季男裝系列的時裝騷也加入了數名女性模特兒,展示品牌的可穿性,強調「人穿衣」而不是「衣穿人」的設計理念,模特兒身上散發着帥氣與自信。其實,所謂的達達主義,或許就是對標準和規範提出質疑,多點嘗試,不要把日常看成理所當然。

查詢:Berluti 2343 0855

文:伍嘉瑩

圖:黃志東

協力:葉伊霖

模特兒: Diogo W (Primo)

化妝及髮型:Stephie Lee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