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Eye﹕益新飯店景叔退休了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31日

【明報專訊】益新飯店主廚景叔退休了。

景叔今年80歲,攀談下始知他前後兩番進出益新飯店,屈指一算,合共服務了60多年。益新就是景叔,景叔正好映照益新歷史。

不必計較益新現稱美食館,反正益新飯店在鵝頸橋關店時已是半世紀前的事,老香港比較熟悉此名堂。

光顧益新,自1980年代港台工作站穩陣腳開始。那些年,與為食老友陳任等閒時逕闖灣仔食肆,益新屬三甲之選。和陳任嗜食口味相近,益新魚雲羹、琵琶鴨、西檸煎軟雞、煙䱽魚屬必點四大主菜。80年代紅白酒威士忌未成時尚,陳任杯中物自是XO白蘭地,名酒伴名菜,何其妙哉?就那樣嘗了益新十年的飲食旅程。

鏡頭一轉,2014年,益新已在灣仔現址經營多年,景叔亦重掌熱廚房,為益新新舊食客獻技。當天,在益新拍攝電視節「輝哥的饌賞」,和張堅庭夫婦談人生、文化、教育,正正在廚房內目睹景叔漫不經意弄他多年廚藝結晶的益新經典「豬腦魚雲羹」。景叔在電視鏡頭前神色自若,一點也不緊張,不消十分鐘,這一個令懷舊食客神魂顛倒的膽固醇名菜上枱了。

古早粵菜 傳承當年精髓

和景叔閒談整個下午,腦袋內的養分倍增,對古早菜認知更進一步。豬腦魚雲羹是半世紀前老一輩廚師對食物節儉和尊敬的創作料理,一點一滴「下欄」也不浪費,豬腦魚雲羹乃富貴人家吃罷八大名菜後剩餘物資,哈哈,不消三兩載,益新豬腦魚雲羹的名堂已在行內響起。

近年在益新吃飯多遍:和戴天回港為明報月刊周年紀念慶典作主禮嘉賓午飯,吃得戴老笑逐顏開,叉燒雞肝燒鵝魚雲羮大讚之餘,就連那古法灌湯餃和蝦多士也如寶貝般細味。

另一回與港大聖約翰宿舍宿友共飯,景叔提供金華玉樹雞、菊花鱸魚羹、煎釀鯪魚等,直吃得舊宿友讚歎不已,大有相逢恨晚之憾。

景叔古早粵菜,多年均按當年師傅傳授手法炮製,不加多,不減少,突顯粵菜精髓,不濃不烈,原汁原味。間被譏為故步自封,景叔也笑而不語。事實上,誰人比付錢的食客更有資格評論景叔古早粵菜的質素和水平呢?夏蟲不用語冰!

不容置疑,景叔是香港歷史飲食文化典範,古早粵菜得以傳承,下一代廚師接棒延續,端賴景叔同輩同業堅持。60年是大半輩子,試試想,閣下會在同一行業幹多久?對香江懷舊為食諸君而言,我們共同追求的古早粵菜,今天尚可偶爾品嘗,已屬萬中之幸。

景叔退休了,祝福他和家人輕輕鬆鬆,多歎世界,不用再耽在熱廚房。

文、圖﹕吳錫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