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婆

文章日期:2018年02月01日

【明報專訊】上周寫過瑞典「嬲伯」,儼如社區巡警,什麼也看不過眼的叔伯輩。我在社交網分享文章,香港好友旋即對號入座:「你講我呀?」我笑答:「論年紀你未到,最多只是嬲叔而已。」又有女性友人說:「如果有嬲婆,一定有我份!」

有嬲伯當然就有嬲婆,在瑞典的嬲伯和嬲婆絕對不是兩公婆,據說嬲伯們的太太在生時大都友善親切,不知是太太過身後受刺激過度抑或孤獨難耐,剩下丈夫獨守大屋,慢慢變成愈老愈嬲。而嬲伯好管社區,喵嘴範圍都集中在家居附近。(圖)

嬲婆最嬲的對象是女人

至於嬲婆呢?或許是女人本性,走在街上的嬲婆,不易被垃圾桶旁的垃圾或擋風玻璃上的雀屎分神。嬲婆的視線時刻保持向前,耳朵卻聽足四方。嬲婆的主修題目是人,更準確地說,嬲婆最嬲的對象,跟她們自己一樣,是女人!

嬲婆的盤據地是職場,一個她們日日來回的同一個地址,一個駐守了十幾廿年的同一個職位。嬲婆是打工老臣子,等退休攞金牌一族,喜以「經驗我大把」的姿態企圖操控明明不存在的權力,擅長問長問短,卻笑裏藏刀。嬲婆在職場上沒有朋友,卻常有小貓兩三隻在旁聽候接命。嬲婆的說話技巧很過時,對老闆和對新人兩副模樣,也懶得去掩飾。

如何辨認嬲婆?嬲婆收入穩定,注重外表多過健康,所以多數有小肚腩。我留意到,無論高矮肥瘦,嬲婆在聽人說話或講人閒話時,下巴都會情不自禁地向前微微傾前,配合眉梢眼神嘴角那份「別有內情」的洋洋得意,總令我想起小時候看粵語殘片中的女奸角。

嚴格來說嬲婆不算太老,年紀在50至60歲間,其實屬「阿嬸」級,但因為言行舉止帶有太重的八婆味道,我就暗裏升她們半級為「嬲婆」。如果要用一種生物來形容,我會揀滑潺潺的八爪魚,那形貌跟嬲婆頭頂的隱形天線與其滑舌技能不謀而合。

員工會議上的嬲婆總有投訴,常愈說愈嬲,九乘九又會說到年青一輩的頭上,「什麼也不會,人工卻多過做足廿年的我!」我在瑞典幼稚園工作了兩年多,親眼目睹過嬲婆甲乙丙丁戊的精彩嬲爆場面。你話動氣中的女人有幾理智?

為何嬲婆咁嬲?今回我沒有諮詢丈夫,卻確有聽過他在工作時遇過嬲婆一二三。我常幻想嬲婆下班回家後會否換了個人?否則大概早已離婚收場了吧?或許是起身時丈夫說漏了早晨?也許嬲婆的情緒變動其實受年紀或荷爾蒙牽引而心不由己?或者是嬲婆暗裏自知不足於是先下手為強?常說沒有安全感的人最自大,我隱隱覺得嬲婆的皮相背後隱藏着更大的恐懼,真相可能是嬲婆跟大眾一樣,怕老,怕死而已。

至於香港的最佳嬲婆角色,有誰比甘國亮筆下的黃韻詩嬲得更肉緊呢?

文、圖: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