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字裏茶間 走到上環的森林

文章日期:2018年02月01日

【明報專訊】大家千祈唔好誤會,上環一帶的藝廊最近沒有什麼大師級書法展覽舉行,五星級酒店也沒有搞什麼綠茶pairing主題晚宴⋯⋯兩間「唔似舖頭嘅舖頭」,才是玄機所在。

三角形掛牆櫃 如表演港式印刷的舞台

「有恆印務」,一家「貼身」在中環威靈頓街一棟大廈樓梯旁的舊式印刷店,舖面只有一面沿街的店牆,連大門也欠奉。當然,與其稱它為一間舖頭,倒不如視它為一個表演港式印刷的舞台。台左一面突出來的樓梯壁,被改裝成一組相當吸睛的三角形掛牆櫃,存放紙品和自家製品;台右和中間相對較深的位置,則用來安頓所有生財工具—— 一部黑鐵打造的Heidelberg印刷機、一個放滿鉛製字粒的木抽屜櫃、和一台經典的柯式印刷機。每吋空間,都流露出港式「攝位」智慧的無限創作力,跟瑞典藝術家Michael Johansson那全球聞名的收納式裝置作品比較,實在不遑多讓。

印刷師傅四十多年「油墨登場」

而男主角黃伯(即老闆兼印刷師傅),在過去四十多個年頭,每日「有恆」地「油墨登場」,給路人和客人們,上演一幕幕從選字排版、冲曬菲林、準備紙張到印製成品的獨腳戲。眾生(包括觀眾)就在茫茫人海和字海中,透過他手工打印的個人名片和公司賀卡,隨緣相遇。

欣賞過黃伯的「街頭表演」後,在僅百步之遙的文咸東街上,有一家創辦於1893年的茶行——「彭裕泰茶莊」,或者可以讓你親歷另一種境界。茶莊位於一棟具有80多年歷史的唐樓地下,它那令人駐足的舖面櫥窗和大門,清一色用上當年上等的柚木製成;木框中更鑲嵌了花樣瓷磚,散發出淡雅的溫柔。這類在民初電影場景裏才會遇上的門面式樣,也很難再找到別家。

呷一口茶 回一個韻

不過,造訪「彭裕泰」,還需要一定的「底氣」才成事。皆因店內真的沒有半點光鮮的佈置會吸引到你,從半掩大門探頭一望,只見昏暗的周圍,堆滿了塵封無數年月的普洱茶餅和私人舊物。老實說,這茶莊根本就是一個避世隱士閉關修煉的地方,氣氛有點叫人卻步。

話雖如此,但當你儲夠膽量和誠意,主動踏出第一步,跟這位蠻有個性、但又異常隨和的老闆李先生搭訕一下,他便會隨興地從不知哪個角落,信手拈來一小塊「黑材料」,以自家的一套「茶間道」,替你泡出一杯杯忘年的普洱茶。至於是生普、熟普還是什麼店中極品,就得看你怎樣跟店主過招了。身處在這麼一個隱世得讓人有點微醺的私房內, 呷一口茶,回一個韻,茶湯的香氣和甘味,無意間已伴你漫遊了「上環的森林」一趟。

去年底到訪兩家氣質迥異的舖頭—— 一主外、一主內,沒有裝潢、沒有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卻教人能在原本無感的城市裏,重新發現那躲在字裏與茶香的自在人間。

■Profile

港式優雅 Martin

一個在乎、在香港、優雅到底的港佬。

曾路過劍橋,現游走於港九新界, 邂逅「港式優雅」。

文、圖:港式優雅(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