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鄉里返港 - 20180222 - BEAUTY & STYLE - 明報OL網

大鄉里返港

文章日期:2018年2月22日

【明報專訊】自問是第一代地鐵老乘客的我,曾有份和獅子山下市民一同見證過地鐵興建和1979年通車,經歷過朝朝在九龍塘旺角金鐘中環各站轉車上班,以及夜半趕車不遂眼巴巴給地鐵員工在眼前落閘的記憶。今次回港度歲期間居然平生體驗首次的「塞」乘客場面,在中環站入閘後幾條落月台的電梯統統有員工把守,不斷湧來的乘客要暫待。我以為月台發生事故,原來是太太太多人,要待樓下的乘客入了車廂才能放人落樓。那天正值下班時分,見身邊人群都一臉淡然又守秩序,我才明白這種塞人情况怕且已是香港人的家常便飯。

暫時我搭過小巴巴士地鐵火車的士來往港九新界(我知人家早已歸一合體為港鐵,但我這第一代乘客委實改不了口),印象是國內遊客比我想像中少,似乎集體聲浪也減低了。在元朗大埔旺角黃大仙區也沒有被旅行箱轆撞到,朋友說他們不過是放假回鄉過新年。我見地鐵車廂中普遍普通話人的對話行為屬正常普通,反而在澳門有被轆撞過,有目睹外貌打扮張揚的婦人在人頭湧湧的大街上豪情呼喝親友。

我這大鄉里第一次入假拉斯維加斯賭城,記得多年前跟爸爸入葡京下過一次十元注,如今十元只能跟電腦賭一鋪。又見到不少非港人男女長坐五百一千元以上的賭桌而臉不改容,或者一群群非廣東話年輕女子一身真名牌真人騷,頓然有嘆為觀止之感。

熟悉街坊畫面依舊 走過西洋菜街感驚奇

幸好,熟悉的街坊畫面仍在:街市地面仍然好濕,髮廊仍然好便宜,熟食檔腸粉佬仍然敬業樂業,垃圾站堆起的行李箱家俬波鞋仍然好新淨,茶樓仍然好多人睇報紙,小巴佬仍然以為自己在揸波子。

自然也有叫我驚奇的物事:冬日下的大學生時興穿短褲踢拖鞋上學,放題食肆全場年輕員工超級爽手兼落力,西洋菜街紅歌星與粉絲的熱情互動隔鄰那位日籍獨唱男是奇葩,在連鎖大店買手機獲贈旅行袋但該膠袋包裝按法必須收我五毫,還有原來賀歲片氣勢兼質素不再但票價好高。

所有回港探親人士最忙的活動一定是食(圖),親戚聽到我說在瑞典無魚頭食很可憐,媽媽在街市買來清炒的一碟菜心已經滋味無窮。我又說習慣了北國室內有暖氣,香港的濕凍真的好凍,於是明明是從瑞典帶回來送給爸媽的電熱氈,就先由我試用了。假如任你揀,你寧願大屋有暖氣四點放工一街無人無啖好食,抑或細單位濕凍九點放工一街係人諗今晚食乜好?

高人曰:心裏平安者,處處是吾家。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文、圖:周游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