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也談疫苗

文章日期:2018年03月12日

【明報文章】有人說,今年農曆年開局開得差。去年雞年,冬季流感把香港人折騰了一段長日子,還暴露了香港醫護人手不足,醫院病牀短缺,醫療體系缺乏應急應變機制和能力等問題。臨別秋波,歲晚還發生了慘奪十九命的大車禍,以及一連串規模較小,但也奪命傷人的「小」車禍。本以為「桃符萬戶更新」,送走瘟雞迎來福犬,可以攆走過去一年的晦氣,怎知年初五看報,才知從農曆年三十晚開始至新年初四,已經有42人死於流感。這消息和報章頭條「『冬季流感』2018年首50日累積超過200人死」,同樣令人沮喪 。據專家估計,香港雖已入春,但寒冷天氣還會持續,流感也會因此流連好一陣子,看來香港人苦難難望在短期內得到解脫。

流感是最容易傳染的疾病,也是歷史上數一數二的殺人疫症。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蔓延全球,殺掉5000萬人,有一說甚至多達1億之眾,死亡人數僅次於中世紀時消滅了歐洲超過三成人口的黑死疫。即使到了現代,全球每年還有25萬至50萬人因流感致死。世衛及各地專家,對如何防止這疫症年復一年肆虐,似乎還是束手無策。

要預防流感,除了注重個人衛生,最有效首推接種疫苗。港府每年到了流感季節,都大力向市民推廣疫苗注射。記得當年曾特首更親率高官和醫學界人士,名副其實的「赤膊上陣」,捋起衣袖在傳媒面前接種疫苗以廣宣傳。可是宣傳歸宣傳,市民對疫苗卻不大熱中,過去多年的接種率都徧低,今年更發生了藝人「反疫苗」的鬧劇。

為何市民抗拒疫苗?相信主因是大部分流感患者徵狀都屬輕微,整體死亡率和危重個案發生率也不高,市民對流感的潛在危險性掉以輕心,直到社區連續有患者因流感併發心肌炎、腦炎、肺炎或細菌感染等危疾,才會恐慌性地搶種疫苗,最近香港疫苗供不應求,便是這現象。

應考慮為全體市民免費提供流感疫苗

疫苗的副作用被誇大,也大大影響了市民對其認受性。事實上,流感疫苗安全系數甚高,嚴重副作用,包括最多人談論的吉巴氏綜合症Guillain-Barre syndrome(GBS,一個能導致癱瘓的神經病變)可說絕無僅有。接種流感疫苗後患上GBS的個案只有百萬分之一至二,遠比受到流感感染後患上GBS為低,現時甚至沒有證據顯示GBS和流感疫苗有什麼直接關係。

政府對流感疫苗的取態相信也是市民接種率偏低的原因。現時大部分市民要響應政府呼籲接種流感疫苗,是要自己付錢的,只有孕婦、65歲以上長者、6個月至12歲兒童、智障人士及領取傷殘津貼人士,才可獲得政府資助。可是,衛生防護中心發出的「季節性流感疫苗接種共識聲明」,明明指出「除個別有禁忌症的人士外,所有年齡6個月或以上人士應每年接種季節性流感疫苗」。為了提高接種率,減少流感年復一年的對香港造成的傷害,不知政府會不會考慮為全體市民提供免費疫苗?要知道這不單是錢的問題,更是向市民明確發放政府重視預防流感的信息,肯定比現時的做法更易得到市民響應,就像政府免費為小兒提供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乙型肝炎等疫苗,接種率差不多是百分之一百。

政府因為太多財政盈餘,要為是否給全民派錢而頭痛。給全民派流感疫苗,要比全民派錢便宜得多。要是加上減少流感患者人數,紓緩醫院的壓力等好處,可能更省回不少公帑,一舉兩得。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