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民主加薪面談

文章日期:2018年3月22日

【明報專訊】最近體驗了兩輪真民主會談,先是女兒的學期成績會談,然後是幼稚園校長即我老闆跟我的薪水會談。兩場都是在瑞典社會包括學校和職場上的超級民主對話,雙方都有平均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和想法,會議完畢時兩者都達成滿意的共識。

以前在香港工作,每年的加薪面談形式多是上司總括僱員過去一年的整體表現,可能會加點意見提出改善,可能會聽取一下僱員的心聲,最後給予信封,裏面列明新一年度調整後的職位和薪金。

雙方同意的投標書

而我在瑞典的薪水會談是這樣的:

大約兩個月前我已在內部互聯網上老闆提供的會談時間表揀好合適時間,歷時四十五分鐘的會談先由重溫去年秋季的「員工個人發展會談」文件開始。那是老闆跟每一個員工詳談職責範圍,並按其工作能力及個人意願,訂下來年想發展的某些要項,然後具體地討論並記錄如何達成目標的方法和步驟,非常有建設性,有系統兼證據確鑿,換言之,是一份雙方同意的投標書。

當時我在老闆的引導下寫低了目標:「提高班上小朋友對語言的興趣」,方法包括「運用我正在參與的瑞典手語班知識,加強小朋友尤其多個未懂說話的一兩歲孩子的表達及理解能力」等。

僱員有充足機會表達自己

來到檢討階段,要談加薪先要評核表現。我和老闆對着這份半年前一同訂下並雙方都簽了名的文件,由我先來敘述過程和進展。之後回答一列有關職責,溝通及表現的題目,逐點跟老闆討論,然後自我評分。例如題目:「了解用家(即幼稚園班上的小朋友)的個別能力和需要並按章(官方教育指引)引發和刺激其學習興趣」,線表評分三級為「需要發展/具備能力/強項表現」。

回答完畢,老闆總結一下我的自我評分,我又表達了對工作發展路途和幼稚園教師普遍低薪的看法。整個過程是對話、討論和建議,讓作為僱員的我有充足機會表達自己。縱然我感到部分評核內容可說是廣闊得來又帶點模糊,我估背後想法是「不想有人肥佬」,人人都有餘地繼續努力和改善方為上策。

之前老闆也有實地觀察眾人在工作崗位的表現,同事間的良好溝通與個人的投入和自發性,在瑞典職場都佔重要位置。會談結束前老闆答應:「我會看看這些全部資料,幾日內給你回覆加薪幅度。」

工會勢力大 僱員保障穩固

瑞典的工會勢力大,僱員保障十分穩固,除非特別事故,否則一旦正式受聘,僱主很難炒人魷魚。加薪幅度高低是由工會每年跟僱主磋商好的協議,所以人人的加薪比率會差不多甚至一樣,跟工作表現可以無直接關係。「加薪面談」似乎徒具虛名,作用反而是有系統地公平檢視個人工作上的進程。

文:周游(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