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觀男人心:蒙起眼睛探索

文章日期:2018年04月02日

【明報專訊】上次講到當要求男士在四分鐘內不停與別人對望的時候,他們如受酷刑。如果不用眼睛,感覺會好一點嗎?答案:當然不會。

在一個小組活動之中,每位男士獲派一個眼罩並被要求戴上,很快便開始聽到不同的聲音﹕「蒙眼我絕對不行!」「為什麼要蒙眼?」「要玩什麼呢?」原來失去視覺,會讓他們非常不安。

與心中自己對話

遊戲很簡單,就是蒙眼後在房間內步行。過程中有人不願提起腳步,因為在黑暗之中完全失去方向感,總覺前面充滿危險;即使男士不提起腳步,當身邊有人走近,甚至接觸到他的身體,他會感到很騷擾。雖然自己不去探索,卻又保護不了自己被別人探索,在不安和忙亂之中,不知所措。

有男士小心翼翼,張開雙手,慢慢小步向前探索。當他走了數步之後,都接觸不到房間內任何物體,包括組員,他立時對身處的空間陌生起來,明明心裏盤算着房間內擠滿了人,為什麼自己一直接觸不到?心中對空間的假設被打破,莫名的恐懼升起,究竟我的位置在哪裏?為什麼腦海裏的地圖跟自己感到的位置全不一樣?

也有些男士因為不是第一次蒙着眼睛,對失去視覺的恐懼感不大,想着今次就好好體驗一下在黑暗中的經驗。他們也會張開雙手,但由於心中沒有什麼的假設,碰到物件便避開,碰到人便自若的縮手,反正大家也是蒙着眼,誰也不知道誰是誰,就是生命中一瞬即逝的遇上,至於怎樣的遇上也不打緊,就是一次的接觸罷了。

最後,大家都脫掉眼罩,一起分享這個共同參與的黑暗故事。處身黑暗之中,世界變得漆黑,自己就和心中的自己一直在作伴和對話。外面的世界和人,都成為真實存在、 卻又無法預測的部分,自己如何應付那個不確定的世界,取決於自己選擇什麼的方法和態度去面對。

不願提步的人說:這遊戲令我好不安,我決定下次不會再參與蒙眼遊戲。

小心翼翼的人說:其實我不需要執著於腦海內那張地圖,因為它不能幫我面對真實的世界。

隨心在黑暗中活動的人說:黑暗的體驗很好,希望下次可以更好的再體驗。

你呢?

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