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80):增加醫科生 不是「多個人多雙筷」

文章日期:2018年4月2日

【明報專訊】近日多份報紙大篇幅報道公立醫生短缺,社會各界也熱烈地討論如何增加醫護人手。要解決這個困境,普遍想法都是要盡快增加本地醫科學額,培育更多醫生。但我們都必須明白,除了人數,質素也極之重要。

香港兩間醫學院都位列世界前50名,要確保本地培訓的醫科生繼續保持世界級水準,我認為老師十分重要。增加醫科生人數的同時,有必要同時增加優秀的醫學教授和教師,但他們往哪裏找呢?

我們不可能單靠本地醫管局的醫生去教育醫科生,他們已經太忙太辛苦了,照顧病人已叫他們應接不暇。况且現今醫學教育不等同職業先修訓練,除了臨牀實習,我們更需要培養醫科生多方面的知識及質素,包括模擬學習、科研經驗、數據分析、專業操守等等,這全方位教育是醫學院必須肩負的責任。

隨着醫科學生不斷增加,老師對學生的比例也面對更大壓力。過去10年醫科學額增加了接近一倍,每位教授需要照顧的學生也愈來愈多,最不願意看到的是學生臨牀學習和實戰的機會減少。可以聘請更多海外的醫學教授來港嗎?我經常三顧茅廬,到外國招聘人才,希望羅致優秀的教研人員,啟發下一代。可是在全球都在爭奪醫學教授人才之際,香港卻變得愈來愈不吸引。這些國際級的醫學教授並非認為香港的醫學水準不夠高,也不是嫌棄薪酬不夠吸引,只是他們要求有足夠的空間及設施從事研究及教學,但相比鄰近亞洲地區,我們這方面的硬件卻顯得「相形見絀」。

研究、教學設施落後 難吸引海外人才

曾經有一位非常顯赫的英國教授有意加盟中大醫學院。他希望有一個5000呎的實驗室及兩台磁力共振,讓他繼續腦神經的研究及教學。平心而論,他的要求絕不過分,沒有足夠的科研空間,有誰願意離鄉別井、千里迢迢到香港繼續發展?只是香港寸金尺土的環境,這些看似理所當然的事卻變成奢望。最後這位英國教授選擇了到鄰近另一個國家任教。

缺專才 加十倍病牀也枉然

過去10年,政府大幅增加醫科生名額,可惜醫學教研配套卻追不及學生人數上升的幅度,導致招聘及挽留教研人才愈來愈困難,不少優秀專才放棄來港,選擇到其他地方的醫學院任教。在最新出爐的財政預算案中,現屆政府除了投放龐大資源重建各區醫院,更明確表示要提升和增加醫療教學設施,我深深慶幸政府意識到上游與下游的工作同樣重要。事實上,沒有足夠軟件硬件去栽培人才的話,再多十倍的病牀也無濟於事。

有很多人問我,未來希望增加幾多醫科學額?我很難說出一個Magic Number。醫學教育不是職業先修訓練,教育與科研都是栽培未來醫生的必須條件,在增加醫科生人數及確保教研質素的大前提下,我們極需要相應的軟件和硬件配合,不是「多個人多雙筷」,我們要有足夠的教學設施給學生學習,要有足夠的教師教導學生,並且有足夠的科研設施去吸引世界級的醫學教授來港任教。

早前全球頂尖醫學期刊《新英倫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選出盧煜明教授及莫樹錦教授領導的研究為2017年度對全球醫療界最具影響力的「最矚目研究文章」,亦是名單上僅有由亞洲學府研究人員領導的研究,再次肯定我們醫學科研的卓越成就。若然香港要保持這些得來不易的優勢,我們便需要有長遠的眼光、膽量和決心作持續投資,不斷增值,讓香港的醫療系統繼續值得每個港人引以為傲。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