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帶出美感 開創時裝新定位 - 20180411 - BEAUTY & STYLE - 明報OL網

修補帶出美感 開創時裝新定位

文章日期:2018年4月11日

【明報專訊】到巴黎看了兩個與Martin Margiela有關的回顧展,想起自己曾經擁有過的一條白色腰帶。設計有趣的地方是這條腰帶將白色牆漆塗在黑色皮腰帶上,然後因為物料性質相異,會隨着年月而碎裂,是一個以破舊來紀錄年月作美感的設計。無獨有偶,早前在荷蘭設計周遇到荷蘭布料藝術家及服裝設計師Heleen Klopper創立的Made to Mend服裝系列,亦同樣以破舊美感,作為設計的骨幹。

看到Heleen Klopper的Made to Mend服裝時,有一刻感動。服裝設計很多時都以「新」為美,特別是在「資源豐盛」的年代,很少服裝設計以修補為賣點。當然,有不少時裝設計師會以破舊為靈感,如時裝設計師Hussein Chalayan的畢業系列The Tangent Flows,將服裝埋藏在泥地氧化,又或Junya Watanabe以patchwork為靈感的設計,甚至是近年再回歸潮流的爛牛仔褲,都是化破舊為美感的作品,但大都只有破舊的皮相或文化符號,如grunge或punk等,卻沒有對正當下的環保精神。但Made to Mend服裝,卻有着日本瓷器金繼的美學及精神,進一步地化修補為美感,同時亦不失修補過程中涉及的難度考量,將修復本身化為玩味。

假如要以一字來歸納Heleen的作品,該是羊毛。「我想我最早與羊毛結緣的作品,該是攝影師Marsel Loermans及平面設計師Anton Spruit合作的海報作品系列Ball。系列共有6款作品,將6顆手掌大的羊毛球放大成一幅150x150厘米的海報。由於焦點放在毛球邊,讓人難以透過海報來判斷毛球的原有大小。」眼前的Heleen在工作室說。

Heleen本身在Gerrit Rietveld Academie修讀工業設計,畢業作品卻以工業設計關係不大的毛氈作為主要素材,製作出立體及具收納功能的地氈。「因為我很喜歡氈絨的質感,而且家中亦有不少紡織品。」Heleen打開收藏了曾祖母布料的盒子時說。盒子內可看到不少出自其曾祖母的織補小手帕,是19世紀的古董,將織補化為圖案,是心機亦是手藝之作。「我的曾祖母是紡織教師,啟發了我的祖母及母親對紡織品的熱愛,現在她們仍不時作鈎織。」這種血脈亦流到Heleen身上,於2009年正式開始了首個與羊毛相關的企劃Wool Filler。

針氈作修補 技術轉移帶新意

「當時阿姆斯特丹設計博物館有一發掘全新展出設計品的平台Platform 21,Wool Filler是其中一個作品。當時的最後一個主題是修復,並以6個月展期為目標。當時我在想如何用傳統以外的方式修補冷外套的破孔。在木工上,一直有一種名為木材填充物(woodfiller)的填充物,我在想如果有同類型的填充物用於服裝的話,該能令修補服裝變得更容易。兩者的最大共通點,是木材與針織品的纖維都有其方向性,而氈絨亦與木材填充物有同種特質,針氈(needle felting)這種技術正好將兩個概念結合為一。針氈本身大多用於製作毛氈,但從來沒有用作修補,加上可以將不同顏色、圖案修補破孔,這種『技術轉移』為傳統技術帶來新意。」Heleen邊示範邊說。由woodfiller引伸而來的Wool Filler概念後來走出純展覽的界線,發展成可獨立發售的DIY工具套裝,其後巡迴世界各地展出。

Heleen開啟了服裝修補的發展方向後,便由Wool Filler走向Made to Mend。兩者雖然同樣以修補為主,但Wool Filler以修補工具為本,而Made to Mend則是可作修補的服裝為研發前提。「Wool Filler的修補方式相對地容易入門,而Made to Mend則是進階的發展。但回顧整個過程,我想最重要的有兩點——修補及DIY。Made to Mend的起源,是一條破舊的Comme des Garçons長褲。當時我一個音樂家朋友嘗試以Wool Filler修補屁股上的破孔,但效果不太優雅,於是誘發了我設計Made to Mend服裝系列。」

新衫訂製織補 成個人化簽名

Heleen手上的Comme des Garçons長褲布料以平織(plain weave)製成,亦成為了Made to Mend採用的布料,是一種基本織法。正常的平織布料,可以織補(darning)的方式來處理,但考手藝。為了解決這個難題,Heleen由紡紗入手,為每條線加入強韌的再造尼龍線作線芯,然後將羊毛包裹着尼龍線芯,再織出布料,這設計背後也有環保的考量。「當毛線上的羊毛磨蝕了,尼龍線芯能留下作骨架,讓整個織補過程更容易。穿者只需要沿着尼龍線芯骨架,用上不同顏色的羊毛線,以十字繡的手法來織補破孔。現時我們提供三種不同的紗線粗度,基本上線愈粗,強度亦愈低,更容易修復。當客人買下Made to Mend系列時,亦會附有修補用的毛線。另一個系列簽名式,是客人可以在新衫上訂製一個織補部分,作個人化設計,如衣袋或領位,有點像訂造服上的縮寫。」細看Made to Mend上的織補痕迹,不難想起出自Heleen曾祖母的織補小手帕,但為傳統手法加入環保新元素。

文、圖: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編輯:陳玥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