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國貨」汽車

文章日期:2018年4月12日

【明報專訊】每一回長假期開車到鄉間探望老爺時,我們通常都會逗留一晚。為免勞煩他人,瑞典人習慣自備一切,車尾箱都擠滿牀褥和行李,甚至牀單枕頭被鋪都帶齊,有時連食物也帶上。我經常焗好蛋糕底,連鮮忌廉,雲呢拿醬和藍莓草莓都收拾好,到埗才在老爺家廚房切蛋糕。

車尾箱塞滿牀單枕頭探親去

假期公路上最多瑞典國貨富豪汽車,我們那輛型號屬超舊,但勝在車尾箱寬闊,三張捲起的牀單加行李細軟統統塞得入。公路上常遇見相類舊車,後尾箱也塞滿宜家家居的藍色大手提袋,跟我們一樣塞滿棉枕頭,就知道是跟我們一樣趁假期舉家出門探親去的瑞典家庭。

一如許多履行DIY自家作業的瑞典人,丈夫假日也是必要開車去買建築材料修葺我們的老屋子。舊車車廂夠大,機械操作簡單,壞了自己去買零件替換便行,比起新一代以電腦操作的方便。另一着數是車子夠老的話,連稅也可以交少些。

我家對面是富豪總部其中一個大型室外停車坪,停泊的車子有大半都是富豪品牌,有不少新型號,據說員工買新車有折扣。其次是德國車,大部分都是實用型車款,車身總是微微暗啞。北國冬季道路雪漬泥漬常在,勤洗車也沒用。農曆年間在香港的停車場見盡排排坐的名車統統閃令令,最普通的一輛也比我們家的老舊車新淨多倍。我也見到頗多車身較高又像方包的日本七人車,銀色泵把部位比例誇張,令車頭看起來像咧嘴而笑的卡通臉。弟弟的座駕也是這款,他說香港人最鍾意。

瑞典富豪集團發源自我城哥德堡,縱然屬下的富豪汽車公司已被中資收購,最新最先進的汽車製造仍保留在此地城外的大型車廠,研發和辦公總部就在我家對面整個山頭。前幾年一場據說由手機充電器引致的夜間小火災破壞了某棟辦公大樓,籌備經年的總部重整計劃便全速前進。其中街角原來的幾株巨型老松樹便給砍掉了,以前秋天和女兒散步經過,她們總愛蹲下來伸手入鐵欄,撿拾樹上跌下來的松果。肥壯松果大如小女兒手掌般,層層散開的乾果瓣形態像一株小樹。孩子把閃粉黏在果瓣邊緣,就成為美麗兼天然的聖誕樹吊飾。

去信市政府反對興建室內停車場

總部重整計劃之一是興建大型多層室內停車場,地點正正是我們這個住宅小區外圍,現時草地前面的室外停車坪。草地是區內孩子們的遊樂園和我們的夏天野餐地。每逢周末空空如也的停車坪,就變成孩子們踢波踏單車的大空地。幾年後變作層數未明的大型室內停車場,對空氣質素和我們小區居民的日常會影響不少。去年興建計劃作公眾諮詢,我們小區互助委員會一直積極反映意見,連同鄰居爸爸替在草地上玩耍孩子們拍下的照片,去信市政府提出反對,又聯絡了哥德堡日報記者採訪,本周還會去對面富豪總部開會。丈夫有份參與,說就算最後不能改變,起碼盡了綿力拖延工程。時間是金錢,富豪集團的投資會因而有所損失。事情才剛開始,祝我們好運!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