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無啡不歡

文章日期:2018年4月19日

【明報專訊】瑞典人無咖啡不歡的程度舉世無雙,咖啡的存在帶動整個國家前進,這說法絕對無誇張。不論傳統蒸餾咖啡壺或先進按鈕咖啡機,所有瑞典職場和學校一定必須要有咖啡,瑞典人上班第一件事是搵咖啡飲,否則人不能運作,會議將開不成,教師學生會抓狂。

上班第一件事:搵咖啡飲

丈夫工作需要常去富豪集團總部開會,每次早上抵達第一件事,就是加入富豪員工行列在自動咖啡機前排隊輪候。咖啡機算是先進型號,有齊多款口味選擇:latte、cappuccino、macchiato、黑咖啡等,再按喜好選擇咖啡濃度,加糖加奶等組合,每位員工按鈕等咖啡需時幾分鐘,人人都要飲啖咖啡先開工,自然便要乖乖輪隊。飲慣自家磨豆手打咖啡的丈夫意見是:「不是太好喝,但好過無。」

我工作的幼稚園共有五個大班房,連同校長和行政人員辦公室,員工休息室和廚房員工休息室,每個單位各有一個小型廚房,每處各設有一個電動蒸餾咖啡壺。因為不能隨便離開充滿幼童的班房去冲咖啡倒咖啡飲,每個班房內都必須各有一壺。幼稚園每班有三位老師,即是說,每個咖啡壺平均只供給三個人使用,而三層樓裏面,就整整有五個電動咖啡壺。

一般學校的教員室自然也一樣,大學校園的咖啡室跟街上的有型咖啡館無分別,有專業barista為學生和教職員顧客手打牛奶泡沫咖啡,成人學校的飯堂每逢小息也擠滿排隊買咖啡的同學。公共圖書館常有一台較簡單的自動咖啡機,診所通常有免費咖啡提供卻很難飲。就連小區的藥房一角,也會放着咖啡桌,上有大型暖壺盛滿黑咖啡。

飲咖啡文化深入各階層

上六年級的女兒告訴我,她有幾個女同學都是每天喝latte的捧場者,都是才十二三歲的瑞典少女。喝咖啡的年齡算早熟嗎?上周末天氣明媚,氣溫首度超過十五度,城內咖啡室坐滿人。我入某店買他們自家烘焙的咖啡豆,一公斤三百八十港元,出來見室外向陽光的位置全部給年輕咖啡愛好者佔據。女生一枱男生一枱的,女的紅唇墨鏡,男的長髮格仔棉外衣,都是趨時打扮。說得準確一點是「扮大人的打扮」,看得出他們都是十七八歲的高中學生,甚至更年輕。瑞典人的fika(飲咖啡)文化實在深入每一個階層。

我自己也入鄉隨俗很久了,無論是享受自己一個人的時間,間中約會香港街坊或瑞典朋友,甚至趁下早班接六歲女兒放學後,去咖啡館fika都是指定動作。咖啡館風格繁多,就如香港的茶餐廳一樣,有齊連鎖大店、獨立型店和老字號咖啡館。地頭蟲各有所愛,我心儀的也有幾家,按心情選擇各家咖啡特色或各店環境,有機會再細寫。

我常幻想,假如瑞典有朝一日遇上天災戰亂什麼的,令咖啡供求短缺的話,社會秩序將會嚴重受損……我身邊實在充滿飲齋啡多個飲水的瑞典人。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