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百日咳 豈止是兒科病

文章日期:2018年04月23日

【明報專訊】前陣子和一班舊同學去了不丹一趟,行程雖只十天,但總算可以暫時擺脫紅塵俗務,到與世無爭,人民雖窮卻窮得快樂的高原樂土洗滌心靈。起行前衛生當局剛宣布流感高峰期已過,回想過去數月香港經歷了流感的折騰,自己也曾近距離接觸過一些疑似或確診流感人士,僥倖沒有染上疫症成為高危長者。意想不到的是:到了不丹這沒有污染、沒有多少人畜傳播病毒的山區,竟然在行程最後兩天病倒了。

初起時徵狀和傷風感冒沒有兩樣:喉嚨不舒服、咳嗽、鼻水增加、身體感到困倦、半夜時感覺身體輕微發熱。心裏暗叫不妙,知道這是山雨欲來的先兆。第二天清早本來要和大隊一齊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不丹聖地虎穴寺,也臨時脫隊留在酒店休息,要知道在空氣稀薄的高原徒步登山本就不是易事,帶着有病之軀更容易發生意外,害己累人。幸好休息過後很快便退了燒,體力也恢復過來,兩天後順利登上飛機平安返港。

發出吼鳴如雞咳

怎知回到香港後情况卻急轉直下,雖然沒有再發燒,但流鼻水、打噴嚏和咳嗽卻日益加劇;咳嗽的方式也有點不尋常:先是氣管痕痕的導致一連串乾咳,咳得上氣不接下氣令我有氣絕的感覺,最後咳出一丁點濃濃的痰涎才停止咳嗽回氣,可是回氣卻很不暢順,好像有什麼東西阻塞着氣管,甚至引起好像哮喘病人發出的哮鳴,咳完之後好像做完了劇烈運動,全身冒汗,心跳加速,胸骨和每條肋骨好像痙攣過後般疼痛。如是者過了一個多星期,咳嗽不但沒有好轉,還有點每况愈下,看來不像一般流感或上呼吸道感染的後遺症。剛剛這時兒科病房發出預警,說確診了數名患百日咳的嬰兒和小童。這不由令我心頭一驚:自己有沒有可能也是患了百日咳?

曾注射疫苗 長大後也可感染

百日咳是主氣管受到百日咳鮑特桿菌(Bordetella pertussis)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臨牀特徵是令病者咳得死去活來的陣發性和痙攣性咳嗽,咳嗽過後回氣時,因主氣管痙攣收縮,以及痰涎阻塞,會發出長長像雞啼般的吼鳴,故又名「雞咳」。至於「百日」之名,那是因為患者往往要咳上兩三個月才復元。數十年前世界各地因為百日咳而死的嬰幼兒不計其數,我記得小時也曾被大夫斷症患了雞咳。後來百日咳疫苖面世,百日咳的殺傷力大大減少,因此病而死的嬰兒已不多見。

許多人以為百日咳是小兒疾病,和成人拉不上關係,其實成人一樣可以患百日咳,外國有數據顯示,每二十名連續咳嗽超過二至三星期的成年人,便有一名可能患了百日咳,即使小時候曾接受過疫苗注射的成人,一樣可以感染百日咳,而且和其他患者一樣,可以把病菌傳染給別人。

百日咳的潛伏期大約十天,要是我真的患了這傳染病,我很有可能在離開香港前已受到感染,怎樣也怪不到不丹的頭上。還有,我準備了要是我的咳嗽持續兩星期,便會找微生物科的同事為我檢查看看是否患了百日咳,可是才過了一星期加五天,咳嗽已有好轉,看來檢查可以暫時非必要,是否真的患了雞咳,暫列疑案可矣!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