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貝母微繪工藝躍然腕上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日

【明報專訊】近年鐘表品牌的設計趨勢有明顯轉變,由以往大小品牌也集中在機芯技術的發展,改為以基本入門款式搶攻較大眾的市場,或是走裝飾工藝路線突顯品牌風格的兩大陣營,而一直工藝為本的Hermès自然屬於後者。品牌在過去數年自行研製機械機芯後,近年不斷推出有趣的工藝腕表,早前Hermès鐘表部Creation and Style Director Philippe Delhotal和珍珠貝母微繪大師Andre Martinez便在香港現身,跟大家詳談品牌的腕表設計與工藝。

跟世界各地工藝師合作

鐘表部Creation and Style Director Philippe Delhotal說,「我們每年也會推出跟不同工藝師傅合作的藝術表款,每次也需要長時間製作。品牌內部也有自己的準則,基本上我們只會找每個工藝的最頂級人士合作。我們合作的對象沒有地域界限,不只是品牌發源地法國和高級傳統鐘表國瑞士,就是日本、伊朗等不同地方的工藝師,都可以是我們的合作對象。」

Delhotal形容,每次跟工藝師合作,都像是一趟尋找的過程。「有時候我們是先有了表盤的設計圖案,再去發掘相關的工藝師,有時則是相反。例如皮革本身是Hermès的專業,於是我們找來皮革工匠,在表盤上進行皮革鑲嵌細工(leather marquetry),像皮革切成細小的砌圖皮塊,拼湊出不同的圖案。」

去年品牌推出的兩枚波斯微繪腕表,背後也源自一個有趣的發現。Delhotal第一次看到用上波斯微繪技術的作品,是瑞士的一個古董收藏品。它是一個藥盒,雖然尺寸不大,但功藝卻非常精細。「我看到它之後就想去伊朗尋找精通這種技術的工匠。然後我們跟當地的工匠溝通,決定將兩個絲巾圖案(英式花園和林蔭漫步)的設計應用到表盤上。波斯微繪的有趣之處是用上駱駝骨粉作為表盤,再在上面微繪不同圖案,而我們用的都是當地自然死亡的駱駝的骨。」

事實上不少腕表品牌也積極推出工藝腕表,Hermès的跟其他的有什麼分別呢?「坦白說大家來來去去都是那些技術,但皮革鑲嵌細工的確是我們的自家獨門技術,另外還有以同集團Saint Louis水晶製成的馬賽克表盤。而技術以外,Hermès的豐富圖案檔案庫,這是其他品牌不能夠相比的。品牌多年來的絲巾圖案,都被整理好在電腦系統內,我們可以按顏色、主題等找到相關的款式,然後再找實物對照研究。」例如珍珠貝母微繪大師Andre Martinez這次示範的Arceau Mythiques Phoenix Coloriages腕表表盤,便是沿自絲巾圖案。

珍珠貝母表盤上刻劃鳳凰

以Arceau Mythiques Phoenix Coloriages腕表為例,珍珠貝母微繪大師Andre首先將鳳凰圖案草稿繪製於珍珠貝母表盤上,小心刻劃外框線條,使各個着色部位區隔分明,然後以精油稀釋不同顏料和清潔畫筆,小心翼翼地開始畫上第一層色彩。Andre一般會從背景開始畫,每一層顏料之間以攝氏90度的溫度去烘烤,讓顏料完全乾透。小小表盤上總共約有20層顏料,令圖案的色彩配搭更生動活潑。每枚表盤的繪製色彩過程約需35小時,而烘烤時間也大約需要10小時。

Hermès每年也會訂立年度主題,Delhotal指一般來說主題在兩年前由巴黎總部定好,然後鐘表部門會大約花半年時間找尋相關的設計,「但有時我們未必能找到適合的圖案,需創作新的款式,例如我們之前推出以天空宇宙為主題的Astrolabe懷表,便是全新的設計。這次Andre帶來的另一枚作品Slim d'Hermès Jeu de cartes de Cassandre腕表也是全新的設計,啤牌表盤是呼應今年的年度主題Let’s Play。這個設計的難度並不在於珍珠貝母微繪,而是如何將珍珠貝母切割到跟頭髮一樣纖薄的厚度,再將四塊珍珠貝母擺放到表盤中。可以說,每次的表盤設計都是有趣的偶遇、經歷和探險。」Delhotal笑着說。

文:Tung Cheung

圖:蘇智鑫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查詢:Hermès 2919 5000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