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免責文化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1日

【明報專訊】最近在香港醫學界最沸沸揚揚的新聞,非「紗布封氣管造口」一案莫屬。由於事件尚有餘波,加上我本身是醫務委員會成員,當然不會評論個別個案的是非曲直。這裏只想和大家討論一下有關在醫療行業中,錯與罰的有關觀點,以及外國醫療先進的國家,對醫生犯錯的「普世價值觀」。

香港醫務委員每次紀律聆訊有結果後,聆訊小組發出的通告,宣判量刑的段落例必有這樣一句:「We bear in mind the purpose of a disciplinary order is not to punish the Defendant but to protect the public from persons who are unfit to practice medicine and to maintain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 medical profession by upholding its high standards and good practice」,意思是小組同人銘記紀律處分的用意,並非懲罰被告,而是為了保障群眾,以免他們受到不宜行醫人士之傷害;以及保證醫生的專業水平,以維持社會大眾對醫生專業的信心。

如此看來,懲罰犯過者,並非醫務委員會的「核心事務」,至於公眾是否認同,業界是否這樣看醫委會,那是另一回事。

醫院醫治病人,首要條件是要給病人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任何醫療環節出錯,都可能影響病人安危。有人認為,醫院運作可比照駕駛飛機,要做到對犯錯零容忍,可是事實上卻不是這個樣子。綜觀海內外,不論醫院管理層號稱如何注重風險預防管理,因人為錯誤導致的醫療事故仍時有所聞。近年有不少專家提出,要令醫院變得更安全,嚴刑峻法處罰犯錯人士是下下之策,反而應該引入「免責文化」(no blame culture):這個「責」指「責備」,並不是說沒有人要「負責」的意思。

鼓勵指出錯誤 及早反省免再發生

免責文化的原意,是鼓勵機構內員工暢所欲言,不會因害怕受到懲處而隱瞞真相,自己犯錯固然勇於通報,看見同事犯錯也不憚指正,不會視若無睹保持緘默,也不擔心給人標籤為「二五仔」。唯有這樣,機構才可以有機會及早反省檢討,找出方法補救及防止錯誤再次發生。此外,除了那些有犯罪傾向故意傷害病人,以及任性鹵莽不顧他人死活的員工,醫院裏大部分員工所犯的所謂人為過失,都是因院內系統制度缺失所致。人手不足、醫護過勞、臨牀管治(clinical governance)欠佳、政出多門、資訊混亂等都是例子;犯錯員工,其實是整個制度下的受害者,他們今天僥倖不出事,明天也有其他人墮入陷阱,懲罰他們,既不公允亦於事無補,反而可能引發寒蟬效應,員工把不論大小失誤都掃進地氈底,機構也因不知不覺而自我感覺良好,不思改善。由是之故,每次醫院發生醫療事故,醫院當局首要任務,不是懲處涉事醫護人員,或派出管理層在傳媒鏡頭前含淚鞠躬,而是要尋根究柢找出事故的根本原因(root cause),尤其要查究是否和制度有關。唯有這樣,才可以正本清源,把醫院的安全措施打造得更完善,真真的給予病人更多保障。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