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面青無力心跳快 中暑預兆

文章日期:2018年6月4日

【明報專訊】香港地狹人稠,市區更是人多車多煙塵噪音更多;一排排的屏風樓像頂天立地的擋煞門神,擋住了海洋的清新空氣不讓進來,也困住了汽車家居食肆等製造的污濁死氣不放出去,後果是市區溫度上升,空氣污染令人窒息。幸好香港除了市區外還有不少美麗的山脈和郊野公園,讓市民暇時還可以親親大自然,吸一口新鮮空氣。

上個周末和一班朋友登山遠足,是很久前已定了的約會。以往的聚會多是上館子大吃大喝,言不及義的胡扯一番,既不健康也沒什麼建設性。於是有人提出趁郊野公園未被政府的建屋大業蠶食前,我們這班長者應先作登山遠足壯舉,並約定了在5月底盛暑來臨前進行。

哪知今年熱浪來得特別早,5月已有不少酷熱日子,登山那天氣溫更高達攝氏34度,濕度達到95%。我們這班四體不勤的退休或接近退休人士,上午10時上路,不自量力地「極速」往山上走。到了下午2時許,來到一個大部分光禿禿,只有少許樹木的山頭,烈日當空下大家都揮汗如雨,所攜食水已所剩無幾。這時才發覺團友老徐遠遠墮後,唯有全隊停下等候。等了良久才等到他步履蹣跚地歸隊,這時才注意到他樣子不對勁,不但臉色泛青,而且搖搖欲墜,好像隨時會不支倒地。給他檢查脈搏時察覺到他脈象雖算正常,但心跳急速,皮膚濕冷;加上他訴說感到頭暈和虛弱無力,這明顯是「熱衰竭」(heat exhaustion)的徵狀。

我們馬上把他移到樹下較陰涼地面,帶了傘子的老張老馮同時為他打傘遮陰,老李更脫了上衣給他搧風納涼。我收集了全團的剩餘食水和其他飲料,一股腦兒給他灌進肚子。擾攘了好一陣子後,老徐慢慢恢復精神,心跳也回復正常。我們經歷了這驚險過程,當務之急是把老徐送院檢查,加上全團食水已告罄,亦無條件繼續行程,唯有邊抄小徑扶老徐盡快走到最近馬路,邊電召的士,哪知上了的士後老徐認為自己已完全康復,執意不肯到醫院,唯有送他回家向嫂子交人。

身體散熱「失靈」 高體溫破壞器官

熱衰竭的成因,是在炎熱環境下,身體大量流汗,以致脫水及電解質流失。這情况會導致心跳加速、身體軟弱無力、精神委靡。嚴重的更會造成循環衰竭,出現脈搏微弱及血壓低的現象。有部分患者更會進一步出現有性命危險的「中暑」(heat stroke)現象。中暑成因是炎熱環境下體溫驟升,影響身體神經中樞的散熱機制(例如流汗),導致體溫過度上升,破壞腦神經細胞和其他器官。患者徵狀包括高體溫(逾40.6℃)、皮膚乾熱 ,少汗甚至無汗、精神狀態混亂、昏迷、抽搐等。若不及時搶救,患者可能數小時內不治。

老徐算幸運,患的熱衰竭不算嚴重,不過也嚇了我們一跳。以後的夏天聚會,還是上館子算了。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