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笑聲的家庭 互助忘憂 - 20180611 - BEAUTY & STYLE - 明報OL網

沒笑聲的家庭 互助忘憂

文章日期:2018年6月11日

【明報專訊】工作受壓,奔波勞碌,回到家中本應可以讓人忘憂解困,但當家庭出現問題,箇中壓力實在難為外人道。倘若有家庭成員受情緒困擾,照顧者心力交瘁,更如墮進深淵。

同路人互相傾訴,彼此開解,為壓抑情緒找到出口,才有支撐下去的動力與希望。

■個案一

兒子過動 爸爸躁鬱

阿明與太太芷均,照顧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兒子已十五年,這重擔壓在二人心頭,家中總是充滿負能量,阿明更疑似出現躁鬱徵狀:「阿仔連一些簡單的事情也做不好,例如叫他放學回家後要放好書包,別人的孩子都已經做到了,他還是做不到,我感覺很無力。」教導兒子力不從心,令夫妻關係亦變得緊張。芷均說,有一次他們帶兒子覆診,兒子忽然情緒爆發,失控用頭撞向枱角,最後經轉介下,才有社工跟進。

■個案二

育ADHD兒 媽媽捱罵

媽媽Amy育有患ADHD(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的兒子,她的丈夫經常因兒子的行為而責怪Amy,夫婦常因育兒問題起衝突,她常躲起來哭泣,漸漸出現鬱結情緒。

■個案三

夫欠賭債 妻患抑鬱

美蘭與丈夫育有一個有學習問題的兒子,丈夫欠下大筆賭債,最後申請破產,夫妻關係急轉直下,美蘭亦患上抑鬱症:「那時不想跟丈夫說話,留在家中很壓抑、很窒息,很想逃出去,但是又不知道可以往哪裏去。」

■個案四

單親媽媽 壓力爆煲

敏儀早年因與丈夫離異,與兩名年僅四歲的子女寄居親友家中,家庭生計及育兒問題令她壓力爆煲,繼而患上抑鬱症:「親友對寄住的我有怨言,所以就算是冬天晚上,我也要和小孩避走到公園,這讓我覺得身心俱疲。身邊人又常常指摘我不懂教子女,但是愈是打鬧,孩子愈是難教,自己情緒亦變得很差,那時對未來沒有希望,更曾想過死。」

■互吐心聲 遊玩中解鬱結

四個家庭經醫生及社工轉介,參加新生會設立的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並參與多元家庭小組,透過不同活動如體驗活動、互動遊戲、野餐及重聚日等,分享家中的困境及心事。阿明坦言,過去即使跟朋友傾訴,對方因不曾有同類經驗,難以感同身受,而小組內的家庭都有相近遭遇,各人同理心更強,建議也更實用。太太芷均則指,小組讓她與家人真正溝通:「活動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環節就是聊天,社工的提問技巧客觀亦可以幫助我們反思,鼓勵我們說出感受,讓我可以第一次聽到兒子說出自己的感受,溝通時更有效。」當知道其他家庭也有自己的困難,給予他人意見或互相傾訴時,自己也會較為豁達。

Amy說,多元家庭小組讓她與家人可以和其他家庭一同外出遊玩,而非傳統的輔導模式,感覺溫馨:「人與人的溝通是互相影響的,如果只有我們自己,可能沒有動力出去玩。」她又指,丈夫以前總是避開兒子,但參與小組後,眼見其他同為父親的參加者態度積極,故現時他也會主動照顧兒子。

改善脾氣 學習育兒

美蘭則指,以前常常覺得沒有希望,但與丈夫參與多元家庭小組之後,看見對方逐漸有改變,改善脾氣,少說負面的話,自己也見到了曙光。

忙於維持生計的敏儀,終於找到朋友聆聽她的心事,分擔喜與憂,她亦主動改善脾氣,學習育兒方法,希望改善與子女的關係。

儘管計劃已經完結,四個家庭仍然保持聯絡,一同期待下一次的重聚。曲折的故事與壓抑的情緒需要身邊人聆聽,同路人的支持更是彌足珍貴;儘管前路灰暗,轉角或許就有契機。

文:譚子麟(新生精神康復會賽馬會家牽希望計劃主任,註冊社工)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