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家居佈置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1日

【明報專訊】好幾年前瑞典時裝巨擘字母店推出家居系列產品,其策略是先在網店試水,測試顧客反應,實體店開設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大約去年在第二大城哥德堡市中心最大商場開業後,每次經過門外櫥窗時都沒能感受到其「獨特氣場」,上個月終於有機會八卦一下。

在店內盡見今年北歐家居佈置大潮流,例如金色或玫瑰金蠟燭台或通空燈罩、扮粗糙的木盤子、海藍棉布座椅墊、竹樹纖維製成的素淨設計杯碟、低調暗粉紅色牀單,以及一眾讓人鑲在畫框的英文生活/智慧語錄海報等。貨品感覺跟其時裝店路線一樣,陳列同樣密麻麻,為求總有一款啱你,貨色也因此多籮籮。

北歐人喜歡花心思佈置家居

北歐家居裝飾品絕對是一門大學問兼大生意,以一般瑞典家庭三至五個成員為例,居住單位面積普遍比香港家居大,孩子有自己的房間,浴室隨時比港式睡房還要大。牆壁夠闊走廊夠長,陽台以至衣物間都齊備,可以佈置的地方比目皆是。瑞典一年凍足九個月,人們留在家或多或少是被迫的,周末又沒有茶樓可上去飲茶,跟家人朋友聚餐慶祝的地點亦通常在家中。如是者,北歐人大都喜歡花心思把家居佈置。

香港人心目中的北歐家居佈置印象是簡潔、淨色、天然,都是媒體傳播的畫面。現實中在瑞典以至北歐定居的人種族繁多,我的中東同事們家裏都有皮梳化和大花瓶,非洲朋友的日常衣飾都是色彩豐富的,瑞典老人家的廚房木長椅和老舊花紋牆紙大抵最能代表北歐家居經典風格,蓄鬍子的hipster的家就放滿1950年代舊家具,以及配合表達自我性格的一眾raw食品,咖啡器皿,唱盤單車藤籃等。

天然物料家品 價錢不便宜

我對家居佈置的興趣隨着居住年數逐漸冲淡,以前也常趁減價買些精美擺設或窗簾等,又或者在二手店、跳蝨市場遇到合眼緣的便帶回家。現在仍然愛看,但已經很少買。那天在字母家居店伸手取下近看的唯一產品是純麻質牀單,這個今年在北歐家居潮流店處處出場的天然物料,價錢不便宜,我想看清楚包裝上的資料,但只看到「物料來自歐洲」的標籤以及不太穩當的車工。

立陶宛家庭小店 慢工出細貨

經瑞典朋友推薦,我在某著名網上手工作業平台一間小店訂購過全天然麻質衣物和枕頭袋,才曉得原來波羅的海小國立陶宛擁有幾千年種植天然亞麻的傳統。家庭式小店慢工出細貨,更接受度身訂做,雖然售價不能跟國際大集團競爭,但貨品質素無得彈,最簡樸的款式經得起時間考驗,正是我如今中年心態對生活一切事物的追求。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