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正能量 香港特別弱?

文章日期:2018年7月2日

【明報專訊】編按:香港的居住環境雖然愈來愈狹窄,但還是有不少人會在家中飼養貓狗等動物。其實外國有不少研究發現,人與同伴動物的互動,可以為人類的身心健康帶來正面的影響,令生活態度變得較主動及活躍。可惜的是,香港除了納米樓問題,許多政策及限制也令到香港未能成為動物友善的社區,即使飼養了動物,互動效果亦不及外國顯著。

■個案

丈夫背叛我 狗狗不會

2010年,我離婚了。原因是某一個晚上,突然揭發老公出軌,還染上性病,我的世界崩潰了!一直以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但原來全世界也認為正直可靠、每天不下四五次主動打電話報告行蹤的枕邊人,一個全世界我最信任的人,竟然一直挖空心思、無時無刻、徹頭徹尾地欺騙着我!

因為狗狗走出離婚幽谷

整個人被粉碎、摧毁得筆墨無法形容。當時我接受了婚姻輔導,那個輔導員用公式的關心語氣問:「畀自己最相信嘅人呃,你係咪覺得呢個世界所有感情都信唔過?」我想了一想,眼睛一轉,從心底飛快地回答她:「唔係喎,我肯定我的狗對我的感情係真嘅。」

記憶中她反了個白眼,但因着這問題這答案,因着我的狗狗對我忠誠的愛,我走出了離婚的死蔭幽谷。

以上個案,反映了兩件我們覺得重要的事情:一、動物對某些人的重要性有時被一般人所忽略;二、動物也可以成為我們重要的支援。本欄主要討論心理健康這課題,讀者有否留意到,其實人和同伴動物的關係,與我們的身心健康也息息相關?海外有關動物和人類互動關係的研究,已發展為一門跨學科的課題,包括社會科學、人文科學、法律等等。不過,香港在這方面的公眾教育和研究仍然較為滯後。

很多發達社會都將同伴動物視為家中一員。根據一項2010年由漁農自然護理署所做的調查,發現有近八成飼養貓/狗的人會視牠們為家庭成員。根據2017年香港獸醫管理局委託顧問進行的研究報告顯示,飼養貓及/或狗隻的住戶已有接近26萬,佔總住戶10.9%。雖然爭取動物權益的聲音日益增加,但大部分的討論仍然集中在如何防止虐待動物,而很少倡議同伴動物的概念。

寵物為英國年省208億醫療開支

許多研究都指出,人和同伴動物相處會帶來身心健康的正面影響,促進人類身心的健康,甚至間接帶來社會經濟效益。德國、澳洲及美國都有將飼養同伴動物的相關狀况納入人口普查問卷當中,結果顯示有飼養同伴動物的受訪者,生活方式較為活躍,看醫生的次數亦比較少。特別是有飼養犬隻的人,他們平均步行的時間較多,對身體健康帶來正面的影響。此外,在北京、上海、廣州及日本等較為接近香港環境的地方,都曾經有類似研究,結果亦指出有犬隻作為同伴動物的人,生活較活躍,睡得較好、看醫生的次數較少。長遠而言,和同伴動物的互動甚至可減低社會需付出的醫療費用。英國國際應用生物科學中心(CABI)於2016年做了一項有關同伴動物的成本效益分析,計算出每年可為英國的醫療開支節省超過20億英鎊(約208億港元)。

空間小工時長 港人難與寵物互動

我們亦曾經在香港做類似研究,但結果發現類似的影響並不明顯,估計可能因為香港生活環境特殊:地方狹窄,工作時間長,較難和同伴動物有高質素互動,因而減低了其效果。另外,香港並不是一個十分動物友善的社區,公共場所及建築物都有不少限制動物進出的規例,大部分市民未必有機會接觸動物,所以對動物的熱情比其他地方差,有些人甚至害怕或厭惡動物。當然,一些不負責任的狗主,沒有好好管理好動物的行動,狗隻在公共場所排泄後未有清理乾淨,不為20公斤或以上的大型狗隻在公眾地方做好穩妥的牽引,以上種種都影響到其他市民對動物的看法。

一個城市如何對待動物,讓大家和平相處,應被視為人民文明程度的指標。讓愛護動物和有需要的人士,以至整個社區,都能享受與動物互動所帶來的好處,無論對動物權益及市民福祉而言,都是雙贏。我們建議現時在香港可以:1、加強公眾教育,宣傳要做負責任同伴動物主人的同時,亦應帶出和牠們正面互動有所裨益的信息;2、檢視現時在公共場所及建築物限制犬隻的規例,除了導盲犬外,亦容許治療犬隻進入,提供服務;3、參考外國人口普查,採用雙盲及縱向的研究方法,研究香港人和同伴動物相處會帶來身心健康的影響。

利益申報:

筆者曾經或目前正飼養同伴動物,亦曾經或正感受到牠們無私的愛

文:黃蔚澄(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喻慧敏(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高級研究助理)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