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飛輪腕表

文章日期:2018年7月4日

【明報專訊】對Cyrus的印象,是源於今年Basel表展。當時在獨立品牌展區中怱怱走過,被一枚外形立體,擺輪以垂直方式豎立在表盤的腕表吸引。剛好上月底製作此表款的獨立製表師Jean-Francois Mojon來到香港,讓大家有機會了解更多Cyrus和Jean-Francois的故事。

Cyrus是來自瑞士的獨立品牌,以古巴比倫居魯士大帝的名字命名,設計上着重科研突破和原創設計。品牌最具代表性的是其雙表冠設計,主要分為Kambys,Klepcys和Kuros三個系列,均為古巴比倫時代的名字,分別是居魯士大帝的兒子的名字、月亮和太陽的意思,而近年品牌將更集中在Klepcys系列上,Jean-Francois Mojon這次介紹的重新新作便是Klepcys直立式陀飛輪。

Jean-Francois是2010年度日內瓦高級鐘表大賞(GPHG)的「最佳表匠」得主,早期為IWC的研發部門成員,13年前成立自己公司Chronode,跟不同品牌單位合作。「以前在品牌旗下工作,腕表和機芯都需要因應品牌的性格定位而設計,自己成立公司後,可以跟不同品牌單位合作,創作的空間自然更大。」Jean-Francois說。「我大約在12歲時已經開始愛上製表。因為爸爸也是從事製表業,那時有機會在他的工作間看到很多微小的腕表零件,很讚歎這些細小的零件如何結合成一枚能夠運作的腕表。」

「我其實更像腕表工程師!」

跟其他製表師一樣,他在鐘表學校學習了3至4年的基本技巧,然後再在真正的腕表品牌內工作,花上差不多5年時間學習如何真正製作一枚腕表。「你知道學校跟現實總有些不同,要真正落手落腳到不同部門實習,才能夠全面了解,」他笑着說,「製表師其實也有很多類型,我並不是那種想要坐在組裝桌上將不同零件砌成一個機芯、一枚腕表的人。我更喜歡研究和設計新技術新概念,可以說我其實更像個工程師(engineer)吧。」

由當時的小伙子到踏入鐘表界23個年頭,Jean-Francois製作過不少獨特又矚目的腕表,例如以往Harry Winston跟獨立製表師合作的Opus系列、MB&F那些古靈精怪造型的腕表。他和他的公司Chronode團隊也有參與HYT以液體顯示時間的機芯製作。

「一般來說,我最多大約有5至10個研發計劃進行中,30多個同事會分別負責不同計劃,因應不同腕表的複雜程度會有不同,但研發過程大概需要2至3年。但相比以往,現時的電腦和機械技術令切割、模擬等工序都更容易和更精細,研發所需時間比以往能縮短一半;也因為技術提升,能令我們做到一些更複雜更需要高精準度的機芯設計。」

陀飛輪由平放改成垂直擺放

以Cyrus的Klepcys直立式陀飛輪腕表為例,腕表雖然只是將陀飛輪由一般的平放改成垂直擺放,但中間需要非常精準切割的齒輪才能令零件順暢地運行。腕表左右兩邊是雙逆跳功能指示時分,四日動力儲存由位於表盤12時位置的球形顯示。直立式陀飛輪由一道對稱的孤形橋固定,而製表師也細緻地在陀飛輪框架上刻數字,當陀飛輪每分鐘轉動一圈時,其框架上的數字便成為秒鐘讀數。設計沿用Klepcys系列的枕形表殼,配方形表圈,寬44毫米,鑲上弧形的藍寶石水晶表鏡,以配合表盤的弧形設計,具有放大效果。腕表分別有黑色鈦金屬款、玫瑰金表殼配黑色鈦金屬表圈款和玫瑰金三款。

除了直立式陀飛輪,Jean-Francois也為Cyrus設計入門的三針表和計時表等款式,但比較特別的是品牌面世時第一枚推出的立體月相表和後來推出的響鬧報時表。Klepcys月相表由表盤設計到時間顯示方式也非常有趣,立體月相在腕表的右下角,以寫實的月球形象呈現,能看到斑駁起伏的環形山和深淺不定的陰影,這顆月球是固定的,在它外圍是一個弧形罩,弧形罩會每天轉動,遮擋部分月球來呈現月相的陰晴圓缺。表盤右上方是飛返日期顯示,右邊則設飛返小時指針,在每天早上和下午6時,立體的指針會自轉90度,分別以黃色和藍色顯示晝夜,中間兩個旋轉盤顯示分鐘和秒鐘。

Klepcys的響鬧報時表則用上Jean-Francois研發的CYR1280手動上鏈機芯。傳統的機械響鬧表都會發出刺耳的響聲, Cyrus則特別鑽研三問表和大鐘內的錘子和鑼敲擊的裝置,將它的結構做成精密的鐘表響鬧功能,令響鬧聲音也變得更動聽悅耳。可以說Jean-Francois每枚腕表的設計,也改變大家的既定想像。

查詢:2530 0550(masterpiece by king fook )

文:Tung Cheung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