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琢決鬥場景 日本傳統武士單問報時表

文章日期:2018年07月11日

【明報專訊】時裝界興起了一陣「see now buy now」,實行即看即買,剛發布的新款轉個頭已可在店內買到,同樣走高級精品路線的腕表又可以嗎?事實上不少腕表品牌已暗地裏將產品「see now buy now」化,例如Ulysse Nardin在表展數月後,發布集簡約設計、創新技術到傳統技術的新表,目的就是配合表廠的腕表生產流程。

一般來說,各大腕表品牌也會分別在1月和3月兩個在瑞士舉行的大型表展中發布來年新表;但發布以後,卻不代表所有新款也都已經準確好,可以上市,事實上不少表款也要等到第三、第四季才有充足貨源送到專門店中。所以不少品牌近年也開始減少在年初表展上發布的腕表數量,以更好地配合廠房的生產線運作,讓表廠能按不同時間製作不同表款;新表按季度發布,跟腕表正式在市場「現身」的時間更為貼近,大家不用「等到頸都長」就能夠看到新表,也能保持大眾對腕表的新鮮感。

以船長懷表為本 現代簡約設計

成為Kering集團一分子的Ulysse Nardin,可能也是吸收了集團旗下時裝品牌的經驗而改變了恆常的新表發布時序,並同時在品牌形象上也帶來轉變,感覺比以往要年輕和有型一點。Marine Torpilleur Military腕表便是一例,腕表雖以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期的船長懷表為本,卻帶點現代簡約的設計風格,適合不同場合佩戴。象牙色表盤配上空心阿拉伯數字時標,時間清楚易讀。表殼為經噴砂處理的44毫米精鋼物料,防水達50米,配特大表冠設計,表背印有魚雷艇圖案,低調地顯示品牌與海洋的關係。

Torpilleur Military走低調設計路線,Freak Vision則是品牌挑戰傳統勇於創新的系列。今年品牌首次在Freak系列推出自動上鏈款Freak Vision。Freak Vision包含了品牌去年的革新技術和發明:結合鎳材質部件和微型穩定槳葉的超輕矽材質擺輪。條狀機芯置於表盤一面,齒輪橋板以3D立體船身為設計靈感,擺輪則在分針末端上圍着表盤轉動。當中的恆定式擺動擒縱裝置是以彈簧片的彈性為設計原理,在圓形矽製框架中,擒縱叉由兩片微細彈簧片固定在中間,擒縱叉的擺動由兩塊彈簧片控制,因為彈簧片每次受壓彎曲時儲存的能量也是一樣,擒縱系統能以恆定的均速擺動,不受發條的能量影響。腕表同時亦用上「磨牀式自動上鏈系統」,上鏈擺陀連接到一個四爪框架,能夠捕捉手腕的任何輕微動作,令自動上鏈裝置提供雙倍效能,並減低能量耗損。

Freak Vision以外,系列的最新成員是Freak Out表款,搭載自製手動上鏈機芯UN-205,跟其他Freak腕表一樣沒有表冠、表盤和指標,搭載條狀機芯和超輕矽製擺輪,是系列首次用上鈦金屬表殼。

兩位傳奇武士:宮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

雖然品牌近年銳意轉換形象,但也沒有忘記傳統問表技術。剛發表的Classic Samourai武士單問報時表,以日本傳統武士為靈感,製表工匠用日本版畫風格再現了兩位傳奇武士宮本武藏(Miyamoto Musashi)和佐佐木小次郎(Sasaki Kojiro)的著名決鬥。

腕表搭載自動上鏈報時機芯,在跨越整點和半點時會自鳴報時,用家也可根據喜好啟動報時。每當報時開始時,表盤上的武士活動人偶就會呈現宮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之間的決鬥場景。左側手持一長一短雙刀的是17世紀有名的日本武士宮本武藏,宮本武藏着有劍術和兵法書籍《五輪書》;表盤右側是宮本武藏的宿敵佐佐木小次郎,它被認為是宮本武藏最強大的對手,在1612年的決戰中去世。表盤雕琢的畫面是當年在巖流島(Ganryu)的對戰事迹。據傳,宮本武藏是出色的戰略家,他為了擊敗對手,故意乘船姍姍來遲,背對陽光迎戰。報時表共有兩個型號,分別用上18K玫瑰金或鉑金表殼,各限量發行18枚。兩個版本均飾有手工雕刻的玫瑰金和灰金活動人偶,栩栩如生的重現了武士對戰的畫面。

Ulysse Nardin的新表由簡約設計、創新技術到傳統工藝也應有盡有,正好符合不同市場的喜好。

文:Tung Cheung

編輯/陳淑安

美術/明報美術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查詢:3470 0009(東方表行)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