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寵物的暑假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2日

【明報專訊】瑞典家貓享有的自由,有時連人類也望塵莫及。話說瑞典不少貓主緊記家貓真正身分是動物,會讓貓兒出街自由行。散步時不時遇上頸帶圈圈的熱情貓兒趨近撒嬌,隻隻肥大可愛健康的家貓跟人一樣,懂得在藍天綠地的美麗夏天享受大自然。

我的鄰居們就是每天上班前開門讓貓兒出街,放工回來後貓貓也自自然回家。鄰居在後院門底部開了個自動小門,任他的黑白貓加菲隨時出入。有段時間隔壁的肥貓把我們家的花槽劃為其專用廁所,後來我放了橙皮,肥貓才悄然撤退。另一回我準備去後院把食物渣滓倒進回收箱時,撞正兩戶鄰居的家貓在樹蔭下「巧遇」,正擺出左右對峙的「爭地盤」氣勢,如箭在弦時我「噓」一聲吹雞,說明「我才是主人」,兩位各自轉身快閃歸家。

瑞典家貓出街自由行

家貓們每天出巡的範圍向來是個謎,我試過在離家兩公里外的住宅區遇見加菲,又試過在寒冬黑天早上在對面大型停車場某車底見到他靜坐着。是的,有晨運習慣的貓兒不論春秋一樣定時定候出街。貓兒也聰明,待上班人類泊好車後車底仍熱就竄入去取取暖。

我不諳寵物之道,估計貓兒狗隻跟人一樣,性格帶動命運。並非所有家貓都愛上街的,朋友的小家貓只喜歡站在窗台上欣賞春櫻夏花秋葉冬雪,另一個朋友的貓仔蠢蠢欲動試過從窗門跳落街,害得朋友在不設室內冷氣的瑞典大熱天也不敢打開大窗,寧願自己出汗。

狗主鄰居們也趁夏天白日長帶狗兒出去,黑色鬆毛狗艾達最開心,天天在大草地上奔跑追樹枝。小白狗每天黃昏遇見對面街的大黃狗都扯盡嗓子,常害得兩位鄰居不能止步慢慢聊。

「兔仔有梳化?」

鄰居一家暑假短遊,拜託我們的女兒每天去後花園兔子籠加水添糧,小女兒最喜歡這份暑期工,日日在人家花園玩足一小時,又獲得屋事前准許,可以採摘他們的車厘子樹。小女兒報告:「兔子的梳化都有屎!」我瞪大眼:「兔仔有梳化?」她如數家珍:「成間木屋添!成屋都係屎!」

另一邊鄰居的寵物更勁,養有可愛肥雞一家七口,隻隻有名字,大公雞爸爸和肥美媽媽日日帶齊小朋友們穿越各家後院,在小區內巡遊。有回我又是準備去回收箱倒食物渣滓時,在後院巧遇牠們全家,忍不住用廣東話稱牠們:「嘩好肥呀你哋!」腦裏同時泛起一幅海南雞飯美食圖,丈夫對於我往往把瑞典白鴿河鴨家禽在零秒間聯想起各道美食的反應,只能笑着搖頭。

還未說肥雞一家的大宅,那座骨子尖頂小木屋連籠屋內走動範圍,實用總面積足足是我香港娘家廚房的三倍。試過讀完香港新聞我眼前字幕出了這一句:來生做瑞典雞好過……注意,瑞典人養寵物家禽絕對不會將牠吃掉。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