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生死

文章日期:2018年07月19日

【明報專訊】上周寫過瑞典家貓,家狗和家禽的夏日自由生活,事實上不論是否放暑假,動物們的日子彷彿都過得比人類更優游,所獲的權益和尊重也大。

瑞典設有狗隻專用沙灘

話說最近去鄉間探望親友,在小村林間散步時見小徑旁的大樹上掛着路牌指向:「狗隻專用沙灘」。遙望前方內海,見到小小沙灘上有十多戶「人家」,大大小小的,人類最好的毛毛朋友們。有些跟爸爸媽媽在海中興奮地躍動,有些在沙灘上追逐,有些一家大細在大石上休息曬太陽。那日陽光燦爛,清水藍天下,瑞典狗兒們的動作和傳來的吠叫聲,足以表達牠們正在其中的無比快樂。我呆呆看着,不禁向身旁的丈夫說了聲WOW,感到有點超現實。

村外大馬路對面是另一場寧靜風景。大片青草地是這個省份的動物墓園,背靠山坡,遙望內海,一看就知屬中國人好風水地勢。如今老爺的兩隻鬆毛犬已經長眠在此,其中大狗志高跟我的大女兒差不多時間出世,多年來看着我們家三個女兒長大,快快樂樂在鄉間活了十三年。小狗加斯帕後來才加入老爺家,天性好動,夏天時分在後園追逐蝴蝶和蜜蜂,又常常逗女兒們玩耍,給老爺和太太留下了好多美麗回憶。

外出乘搭巴士和電車時常遇見狗兒們,總是在車廂尾部乖乖地跟着主人。上周天氣好熱,在電車上見到一頭大黃狗半坐在地上伸着脷,旁邊紋身主人的外貌和神態直是香港人口中的「壞人」。見小女兒一直望着口渴大狗,「壞人」溫柔地說:「是啊,牠有點口渴,我們很快回到家,你想摸摸牠嗎?」小女兒立即趨前,大狗也鎮靜任她輕撫前額。我又八卦問狗兒幾大?是男是女?瑞典人愛寵物,其他乘客見着聽着,無人覺得大狗在滿座車廂中阻路,一刻的車程陌生偶遇,忽然牽起點點溫馨。

鄰居的大白肥貓加菲日日出街自由行,有時下班回家見陽台的裝飾小燈塔倒歪了,我就知道牠來過曬太陽。加菲喜歡孩子多過大人,如果我和小女兒外出相遇,牠總會放慢腳步,等小女兒上前逗話和輕撫。這樣多年來一直相安無事,去年秋天好一陣子沒見牠,有天小女兒跟鄰居在外邊說完話,回來皺眉告訴我們:「加菲給汽車撞死了。」

網絡尋貓群組 貓兒跟主人重逢

或許有時貓兒蹓躂得忘了形,也忘了回家路。有同事的貓某天黃昏沒回家,同事四處叩門詢問,在區內張貼尋貓告示不果,擔心之餘卻不放棄,天天放工後跟男友四出搜尋,在林中呼喚貓兒名字。兩個月後奇蹟出現,社交網絡尋貓群組成員通告見到其蹤影,原來貓兒已經越區,流浪了好久,瘦了一圈,被有心人發現收留,大幸中跟主人重逢。

丈夫老友一直無伴侶,家貓陪伴了十多個寒暑,最怕我們的女兒上門,一定會藏在牀下底。家貓年老仙遊後,主人在城外河畔找到一處恬靜位置,兩個大男人合力掘了一個小墓地,讓牠在大樹下流水旁永遠安息。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