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苦了農夫

文章日期:2018年7月26日

【明報專訊】報載七月最後一周的瑞典,盛夏氣溫將持續,本年度最熱的一天極大機會降臨,氣象局警告東岸斯德哥爾摩一帶地區將會經歷260年來最熱的七月。

天天太陽高掛的北國彷彿變成亞熱帶氣候,城市馬路上的黑色瀝青路面日間吸盡熱能,晚上十時後日光漸落,輪到馬路熱氣徐徐上升。熱夠一整天的馬路終於能夠舒一口氣,走在旁邊的行人道,居然能感受到那陣脹鼓鼓的無形熱氣。海邊輕送來的微風,居然帶着一股潮濕的鹹味,丈夫形容感覺像香港夏天。

熱了足足整個月實在十分罕見,世界盃期間的無敵藍天讓戶外睇波的氣氛情緒颷升到盡,Ed Sheeran和Guns N' Roses在露天大球場的演唱會也把幾萬位瑞典樂迷的2018夏天推到高峰,咖啡室統統大推冰凍飲品。某天我路過一家小型咖啡室,門外豎了個手寫招牌「內裏有冰!」。

七月放假月適逢超級天氣,瑞典人由起初的雀躍慢慢回復理智。盛夏的代價開始浮上面,大型遊樂場的巨型摩天輪無人問津,博物館為了保護古物不受光線和氣溫影響必須保持窗戶緊閉,我在裏面幾乎呼吸不到,難怪連遊客也止步。

瑞典政府上月已經發出節約用水警告,勸喻市民別開大水喉灌溉花園,也暫時別把後園的巨大吹氣玩水池注滿水。郊外燒烤也禁止了,公共草地都變了啡色,森林山火原來很嚴重,瑞典政府要向意大利借來消防直升機。人們在社交網絡貼完度假屋和海灘照之後,開始念起雨後大自然的清新氣味。

我以為今年熱得早,本土士多啤梨自必盛產而價廉,卻原來早熟令士多啤梨變得「太腍」影響質量,夏日經典水果公主變成灰姑娘。當「大旱」這個詞出現在報章的時候,瑞典農夫已經默默掙扎了許久。水果蔬菜農作物靠不斷灌溉維持,穀物和飼養動物的農場卻大受打擊。瑞典南部和中部農地有一半穀物枯乾,影響種植給動物的糧食不足,農夫們被迫提早把豬牛羊群送去屠房。

本來最忙兼迎接美好收成的月份,成為幾千戶瑞典農夫的噩夢。「大部分人七月放大假曬太陽,我們的一半收入卻化煙,仍要在烈日下繼續埋頭苦幹。」瑞典小農夫協會發言人苦言。最不幸的是跟大型超市相扣的屠房,大部分要遵循瑞典「有求才應」的食物營商策略,即是超市和屠房都沒有食品存積,而是追求日日運送新鮮到場。如是者,農夫因為大旱影響生計,屠房卻未能順利配合,因為超市不會忽然大量入貨,原因是市民不會因為天熱而忽然想食大量鮮肉。

小農夫社交網絡宣傳「鮮肉套餐」促銷

南部的小農夫唯有自行解決,在社交網絡宣傳「鮮肉套餐」,售價比商店便宜,但規定要買齊大量豬牛羊而不能指定鮮肉所屬動物身體部分,農場會將鮮肉送上門。友人們自行相傳消息並夾份入貨,將鮮肉放入冰箱待用,應付稍後秋冬鮮肉供應緊絀價格上升,也不失為妙策。

那邊廂大型超市宣布暫停供應國外冰鮮肉,只集中供應瑞典鮮肉,事實是未能替農夫解困。

大自然環環相扣,瑞典農夫的經濟狀况將要起碼兩年方能回氣,但條件是明年後年的夏天「回復正常」的話,即大概像香港初秋天氣。瑞典人會沒有夏季,但有肉食。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