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Eye:回家了 - 20180726 - BEAUTY & STYLE - 明報OL網

London Eye:回家了

文章日期:2018年7月26日

【明報專訊】在這專欄London Eye寫了三年多,是時候與讀者Say goodbye啦。

小兒子Eugene剛自University of Bristol LLB考獲不俗的學位成績,畢業禮七月中完成後,老爹老媽擔子頓時輕了。

此文見報,正是老爹兒子回港前夕的日子。老爹唯有明晚乘飛機時問問,小子意欲回港幹什麼?

小兒子畢業 三年奔波總結

總結這三年奔波港英之間,老爹老媽鬆了口氣,與讀者分享。

先要多謝老媽來英前的research:房地產Central London價格熟如經律,結果買了兩幢one bedroom和two bedroom duplex的房子給大兒子和我們一家居住,價格合理。

就這樣,看似夢幻,三年已完結。

飛來飛去,兩老這些年往返港英何止十回?單是精神消耗已不勝負荷,長程飛行說來輕鬆自在,十多小時的旅程可不是看看華語外語電影就可抵消!何况,國泰航空至今食物水準絲毫沒有改進,唔明,吹脹!

回歸主題,這些年的奔波絕對值得。英國優質教育為何長期位列全球留學生首選,自必有因,從小兒子在University of Bristol念法律的經歷已說明之。

英國優質教育留學生首選

小兒子年初病了,兩篇三千字的論文要在一月中交卷。爹媽急得要命,結果是教授容許延後15天。熱鍋上的螞蟻暫且「不大鍋」,小兒子終在限期前完成論文,也神奇地拿了兩個A。

到了今年二三月間,不少英倫大學教職員發動抗議,很多課堂取消。教授們即向學生道歉,補回課程內容上網。

這場景令我頓時懷念47年前在港大英文系扮「逃學威龍」的日子,Mr. Jack Locock和我私人補習James Joyce,叫我「死仔」,每星期六下午請我在英文系喝咖啡。港英教學approach何其相近。

懷念在港大扮「逃學威龍」的日子

小兒子回想我為他安排intern的律師事務所,目睹老爹律師朋友,全皆不大開心,決定不當這行業了。

唉,仔大仔世界,任他罷。不由又怎樣?

就這樣,總結了三年港英情緣。各有各的value judgment。

大兒子Conrad六年前來UCL(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念Master Degree後,愛上倫敦,已在此地生活for good。

小兒子Eugene和我回港繼續我們的生活和工作發展。老媽藹霖則需港英奔波,穿梭於三兒子之間(她已label我為頑皮的大兒子)。哈哈!

Eugene在港不用理會,就讓這小子慢慢explore吧。

老爹與明報讀者在此道別。往後的日子,望大家指正,第二輯《輝哥為食遊》大約2019年初在TVB播放,再見!

■Profile

老友多稱吳錫輝Raymond為輝哥。1973年香港大學畢業,修讀英國文學和翻譯。1974至2006年服務香港電台33年,退休前為副廣播處長。退休後在港大、浸大教授傳理系,並出任點心衛視顧問,及於Now TV、有線電視、無綫電視主持和監製文化節目。

文:吳錫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