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言自得:造假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0日

【明報專訊】內地製藥龍頭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造假醜聞,愈演愈烈。這公司不但偽造生產狂犬病(瘋狗症)疫苗的工序過程紀錄,連產品檢測報告也是虛假,公司人員更隨意更改生產的工藝參數及設備,做法明顯罔顧疫苗效用與安全性。要知道任何人感染到狂犬病病毒,例如給染病狗隻咬噬後,必須在病毒潛伏期內盡早注射疫苗,才可望挽回性命,疫苗造假,是徹頭徹尾的草菅人命。難怪總理李克強斥責該公司的所為已突破了人類道德底線,訓令犯事者必須嚴懲。

原來這家公司在去年十月,曾被揭發其出產的一批兒童三合一疫苗(百日咳、白喉、破傷風),抗疫效果不達標,已被吉林省藥監部門勒令停產,但部分劣質疫苗已流入市場,不知已有多少兒童受害。

造假事件近年時有所聞,看來長春長生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食品商、廠家、製藥商,甚至建築商都和造假扯上關係。連本來應該廉潔清高的高等學府,不時也有教授或科研人員被揭發造假。去年內地高校便因涉嫌造假,被國際學術期刊一次過撤掉107篇已發表論文,涉事的都是內地知名高校和附屬醫院。在此之前,名校及附屬醫院因涉嫌造假被國際醫學期刊分批清理撤稿的也有好幾次。雖然學校當局都會懲處犯事員工,但造假意圖似乎「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究其原因,似乎總逃不過一個「利」字。

培育「科研倫理道德」觀念

近年高校對教授科研,以及發表論文的能力要求愈來愈高,「不發表(論文)便滅亡」(publish or perish),這句以前用來形容美國研究型大學功利主義生態的用語,已是放諸四海皆準,當然也包括了香港的大學。放眼世界高校,教授續約、加薪、實任、升職,都要看是否曾在高水平的國際學術期刊發表研究論文。有些大學更出到利誘一招,根據發表論文期刊的影響因子發出獎金。為了要弄到自己的研究有所突破,得到高檔期刊的青睞,有些人不惜鋌而走險,造虛弄假,杜撰假實驗數據、假實驗圖像,甚至無中生有,憑空想像一些從未進行過的手術,繪影繪聲地作專題報道。享負盛名的倫敦大學聖喬治醫學院,便有婦產科醫生在英國婦產科期刊報道:成功首創把患宮外孕孕婦的胚胎移植至其子宮,孕婦其後誕下麟兒,母子平安。事實上醫院從未進行過這項手術,一切都是該醫生揑造。

教授有時未必參與造假,造假的可能是他的研究生、研究助理或研究伙伴。學生有壓力準時完成論文,否則畢不了業;助理害怕研究沒有成果,研究經費沒着落,自己職位不保;伙伴可能有續約、實任、升級的壓力。教授可能太忙,忽略了監管的責任;亦可能實驗分工太細,造假空間太多,要管也管不了;更不排除有人明明懷疑下屬造假,卻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只要論文獲得發表,自己樂見其成,總之造假不關自己事,那便心安理得。

要杜絕科研造假,首要從教育入手,培育上至教授下至學生「科研倫理道德」(research ethics)的觀念,同時輔之以「零容忍」的嚴刑峻法,以糾正造假歪風。上述的英國醫生,便被醫務委員會永久吊銷行醫執照。

文:霍泰輝(中大副校長,兒科專科醫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