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尾酒杯的凍啡 - 20180802 - BEAUTY & STYLE - 明報OL網

雞尾酒杯的凍啡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日

【明報專訊】咖啡小店的後園天井放了四張公園式連桌長木櫈,甫坐下我即感到陽光在乾煎着我的背部,需要換個位置坐在對面朋友的身邊。我們手中的兩杯冰凍咖啡實在非凡,剛才在小店櫃面前見證它們的製作過程。身形瘦削的barister神態自若,手搖着一個大號不鏽鋼混酒器,把鮮奶泡沫倒在杯中的一份特濃咖啡上,形成一層輕盈泡沫,成為我的意大利凍咖啡,最獨特的是用了雞尾酒杯。朋友手中的特濃咖啡espresso tonic也很有看頭,短小飲管幾顆晶瑩冰塊浮游在威士忌杯中,配上我們輕鬆悠閒的表情,有可能誤會有人中午已在暢飲。

大學小鎮咖啡店 親切街坊味道

這裏是瑞典南部大學小鎮Lund,外來的年輕學生和學者為歷史小鎮注入生氣,在石磚路上聽到英語的機會比瑞典文還要多。這家有心兼高質素的hipster派系咖啡店熟客似雲來,朋友說幾位咖啡師的名字大家都知,又有位攝影師熟客會主動替其他熟客拍照,經大家同意後上傳到咖啡店的社交網址,輕描淡寫的街坊照片故事最親切。同一條街還有小餐館,糕點出色的老牌咖啡館以及手工麵包一流的咖啡室,各店各擅所長,大家和諧到你賣我的麵包,我用你的咖啡豆。

讀到香港有家在北角的咖啡店會定期搞爵士演出和文藝沙龍,店主說城市要養得起優質的咖啡店。一杯手冲咖啡在香港賣八十元以上能生存,證明欣賞的大有人在。農曆年回港探親期間常心掛掛的,是在瑞典生活不可或缺的每天起碼一杯好咖啡。記得某天在尖沙嘴午餐後,想在九龍區找好咖啡飲,妹妹提議了太子和深水埗區兩家獨立咖啡店。我瞄到小店裏顧客太多,我們又找不到車位,大家再想不到點子,最後回家自己冲靚茶歎。

我點的那杯雞尾杯意大利凍咖啡,售價約港幣45元,非常超值。那天跟朋友邊聊邊歎凍啡,很容易就消磨了一句鐘。坐在對面的一位中年人,短褲短襪球鞋街坊裝,一直讀着霍金的《時間的故事》。我們身旁一桌男女在說英語,另一個年輕女子對着手機說着可能是中東國家的語言。後園一面粉黃色的牆壁頂端繫着繩子,吊下幾盤仙女散花般的嫩綠長草。

瑞典有幾家連鎖咖啡大號,幾乎每個城鎮都有分店,最熱門的latte售價也在45元上下,質素最差那家,我覺得跟香港那兩家美式連鎖咖啡店差不多。但跟香港咖啡店的最大分別是面積夠大,座椅投資亦大。那些單人高背梳化以及迹近可以攤直瞓的無敵長梳化全部設計養眼兼真舒服,眼見也像香港般深受年輕學生們歡迎。

店面氣氛寧靜安好 追求簡單

瑞典社區常有一兩家老牌咖啡店,有街坊老伯老婆婆打躉那種,氣氛寧靜安好,最多有收音機傳來背景聲響,不會像連鎖大店逼顧客聽劣質流行曲。街坊咖啡店追求簡單,沒有長長的咖啡餐單把你頭腦打亂,賣的咖啡通常都是簡單蒸餾式的經典型,品質不會太差,因為瑞典咖啡牌子品質普遍不俗,比香港市面一般的好。有機會來瑞典,不妨在超市入點家常貨色一試。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