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肩負的社會責任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16日

【明報專訊】資本社會中,各大企業都要拚命研究生存之道,與消費者建立長久關係,同時在發展中保持其可持續性。而奢侈品行業就更需面對這些挑戰,尤其是現今消費者對企業的要求愈來愈高,不但產品要有獨創性,夠時尚,還要肩負起社會責任。以往這種做法無非是要提升品牌形象,頗有公關伎倆的意味,但當環境保護和工人權益等問題愈來愈嚴重兼受社會關注時,往往牽涉到品牌的長遠利益,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例如Gucci便低調地參與fur free企劃,資助保育野生老虎,且看各品牌的應對是否如他們所說與實際執行相符。

商務社會責任國際協會(BSR)的責任奢侈行業促進會(Responsible Luxury Initiative,ReLI)早前發表名為「顛覆奢侈品:在急速變化的時代創造企業適應力」的報告,其成員包括Cartier、Chanel、Kering集團、LVMH集團、OTB集團、Ralph Lauren、Richemont集團、Swarovski及Tiffany等知名奢華品牌。報告內講述奢侈品行業面對的全球大挑戰,例如氣候變化及生物多樣性危機、新科技與自動化,以及經濟不平等問題加劇,強調奢侈品行業在面對世界急速變化時,如何變得更強、更有適應力,並與消費者建立互信的三大方向:一是參與循環經濟,透過減少利用、減少浪費,以及增加回收來保護資源的系統;二是以核心業務策略及慈善活動貢獻社會,當中包括關注婦女權益;三是與所有持份者溝通,增加公司透明度,令投資者和消費者可以參與環境與社會的發展。

賦予原材料第二生命

報告明確地指出奢侈品牌在運用高級原材料的問題,這些材料包括各種羊毛、皮革、異國木材、駱馬毛、羊絨,香草和精油等,由於奢侈品企業依賴這些天然材料,在面臨氣候變化,生態系統退化和生物多樣性的危機時,也受相關風險影響。這些資源並不會無止境、源源不絕地供應,要維持其供應速度就要有相應措施,例如Kering集團就支持可持續羊絨計劃(Sustainable Cashmere Program),該計劃包括重建牧場,保護生物多樣性,改善牧場文化和生計;而在採購實踐方面,公司可以採用有助於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野生動植物採購原則。其實這也就是「羊毛出自羊身上」,對可持續環境的投資,換來品牌在原材料方面的回報。各品牌也延長了產品的壽命,例如將剩餘物資設計成新的產品,像是Hermès使用多出來的皮革和絲料製作成其Petit H系列;Kering旗下品牌Saint Laurent利用一些皮革邊角,重塑成復古的皮革手提包,賦予這些原材料第二生命。

而在保障權益方面,LVMH與Kering早在去年2018春夏時裝騷開始前,一同確立模特兒工作關係與健康保障章程,保障模特兒的權益不受傷害。LVMH集團的形象發言人Antoine Arnault坦言希望其他時裝公司能仿效此舉,「我們有責任為時尚建立新的標準,我們希望其他所有行業的參與者都能跟進。」Kering首席可持續發展官兼國際機構事務主管Marie-Claire Daveu指出:「作為時尚引領者,奢侈品公司有額外的責任為環境和社會創造價值,從而帶動整個時尚行業作相應行動。Kering把可持續發展策略納入其商業模式之中,並作為其首要的核心理念,積極地作出行動。我們相信這將令奢侈品行業更能應對未來的挑戰,最終給大家帶來關鍵的商業優勢。」

促進性別平等關注婦女權益

事實上,不少知名奢侈品品牌,也在更早期時,開始在社會責任和環保方面着力。以下三個頗為知名的品牌在沒有大肆宣揚之下,默默地做了不少具社會責任和環保相關的行動。

根據Chanel的To Society報告,Chanel在馬達加斯加種植了超過十五年的香草,以提供品牌香水和美容業務的原材料,而在2017年推出的Gabrielle Chanel Fragrance,用上eco friendly的設計,減少了玻璃瓶的厚度,讓每個瓶子的碳足跡比同一玻璃生產商生產的低約40%。另一個Chanel做得非常多的,是維護女士權益,「賦權予婦女原則」(WEPs)是聯合國促進性別平等和增強婦女權能署和聯合國全球契約的伙伴關係倡議,Chanel在2015年首次簽署WEPs,並舉行不少促進婦女權益的活動,無論是教育、技術支援、企業培訓等,並承諾在未來五年來會投放更多資源以提升女性的社會地位。

停止使用動物皮草 研發可持續發展物料

Kering集團旗下的Gucci,近年盈利大幅上升,背後也沒有忽視可持續發展。由動物皮革、植物纖維布料、塑膠到金屬類別,品牌也都逐步走向可持續發展。目前品牌有22%用在飾品上的鈀塗層是經回收再用的,品牌更承諾在今年開始,停止使用任何因獵殺動物而製成的皮草。此外,研發具備可持續發展的物料也是品牌的着眼點,並和H-Farm、Singularity University等機構合作,在去年成功研發了一種用於材質coating上的植物性塑料。品牌在意大利與食物剩餘機構Siticibo攜手合作,將品牌位於佛羅倫斯、米蘭等辦公室食堂的食物剩餘捐助至有需要的慈善機構。

研發方案減少自然消耗

作為飾品和水晶原料供應商的Swarovski,多年來一直支持不同設計師的創作,並鼓勵設計師提供重用水晶的方法,同時研發減少自然資源消耗的替代方案,例如,提供無鉛晶體和鑽石的開創性工作,跟開採鑽石具相同化學成分、硬度和亮度,但對環境的影響相對較小。回收製造過程中所需材料也是品牌另一關注議題,品牌指出70%的總用水量來自回收水,33%的能源來自產品製造地點的可再生能源。品牌最新的研發是如何以更有效的方法洗滌水晶,使其保持獨特光澤:其中最新的清洗機器使用的化學品比以往減少20%,並大大減低能源消耗。成立於2014年的負責任採購計劃(RSI),則旨在保障Swarovski供應商內的工人權利以及維持生產工廠中的良好工作環境,而通過RSI,也能讓品牌更有系統地評估供應商的行為準則。

擁有奢侈品是少數人的特權,但奢侈品牌對地球資源的消耗卻影響着大部分人的福祉,因此其經營方式也需要考慮到社會責任。特別是如今講求透明度的社會,稍有做得不足就會備受批評,對品牌形象和利益也會有影響,這也正好能敦促企業正視問題,作出相應措施。或許有些品牌起步較遲且行動較保守,但遲到總好過無到,畢竟這群奢侈品牌未來需要面對的問題,絕對比那二十多頁的報告記下的更多更複雜。

文:Sammy

統籌/John Wan

編輯/陳玥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