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外展 建築味蕾以外的清口菜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6日

【明報專訊】與米蘭設計周一樣,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除了Arsenale及Giardini兩個展區外,亦有不少周邊展覽。當中有不少與建築相關的展覽,如較主流的由European Cultural Centre主理的Time Space Existence展覽,又或是較另類以性文化為主的Cruising Pavilion;但亦有不少未必與建築直接相關而側重於人文的展覽,算是在吸收過多建築元素後的清口菜——特別是當大部分展品,均附加了大量的建築草圖及規劃文案,這些輕巧口味的展覽,可讓大腦和味蕾免於被建築疲勞轟炸。

哲學與建築連線

(圖1)Fondazione Prada Milano藝術館的展品有時有點嘩眾取寵,相對地威尼斯館Fondazione Prada Venezia有趣得多。以Machines à penser為主題的展覽,將哲學與建築連線,展出Theodor W. Adorno、Martin Heidegger及Ludwig Wittgenstein以木屋(hut)為靈感的藝術展,透過他們沉思避靜的場所(intellectual retreat),探討環境如何影響他們的哲學思維。除了受3位哲人啟發的藝術品外,展內亦重構了Heidegger及Wittgenstein的避靜木屋,及展出與木屋相關的照片,將現實與藝術結合,呈現他們的思維景觀。

教堂的11個現代化可能

(圖2)到訪期間最多人談論的場外展,該是位於Isola di San Giorgio Maggiore的Holy See。顧名思義,展覽以宗教建築為本,與紐約MET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Heavenly Bodies如出一轍。整個展覽,以由Gunnar Asplund設計、位於斯德哥爾摩的Woodland Chapel為藍本,展出11個現代教堂設計,當中不乏Norman Foster、MAP Architects及藤森照信等名家。整個展覽,可以兩種方式來閱讀。一,是建築師如何以另類方式設計及呈現十字架,如藤森照信將建築結構與十字架合一。二,則是看設計如何解構教堂本身的各個建築元素,如告解室、煙囪、墓碑等,是整個雙年展內少有地以實體建築作展品的展覽。

發掘海底心

(圖3)由Armin Linke與Istituto di Scienze Marine合作的Prospecting Ocean,可能是整個雙年展最「枯燥」但最有趣的場外展。展覽以最冷感枯燥的方式展出,令觀者更能感受到整個海洋科研的過程、科學家感受到的鬱悶。當然,環保及生態奇觀是大家最能想像到的題材,但展覽的焦點集中於不為大眾關心的海牀及深海地質學,當中涉及海域政治、科研、法律、經濟等的角力。展內除了有Armin Linke的紀錄片段及相關訪問,亦有Istituto di Scienze Marine本身的歷史文獻及海牀地芯(seabed core)等展品,以多角度呈現探索海牀的「應該與不應該」。

玻璃實驗之作

(圖4)威尼斯附近有以製作玻璃聞名的Murano小島,在雙年展期間當地與法國馬賽Centre international de recherche sur le verre et les arts plastiques(Cirva)合作,展出17位駐場玻璃藝術家的作品。展內有不少有趣作品,如Lieven De Boeck的Mikado LBD Modulor,將挑竹籤遊戲放大成跟人一樣的高度大小,又或是Giuseppe Penone巨型玻璃指甲形狀的簽名式作品Ongles,甚或是Jana Sterbak的Containers for Olfactive Portraits,將吹製者吹出的氣,保留在有如器官的玻璃球內,呈現玻璃作為實驗藝術的可塑性。

70年前的前瞻視野

(圖5)1948年之於藝術收藏家Peggy Guggenheim的重要性,在於這一年是她回歸歐洲藝壇舉辦首個個展的年份。當時她在希臘國家館,展出了Arshile Gorky、Jackson Pollock及Mark Rothko的作品,將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帶到歐洲。70年後的今日,Peggy Guggenheim Collection以1948: The Biennale of Peggy Guggenheim 為主題,展出當年的文獻及相片,及首次展出由威尼斯建築師Carlo Scarpa設計的策展空間模型,微縮呈現當年整個展館的空間,讓人重拾Peggy Guggenheim破格而前瞻的藝術膽識。

走入艾未未的籠中籠

(圖6)由Jean Blanchaert及Adriano Berengo策展的MEMPHIS - PLASTIC FIELD,於Fondazione Berengo舉行,回顧1981至1987年間的意大利孟菲斯風格設計,展出包括風格發起人Ettore Sottsass、Alessandro Mendini及Thomas Bley等的標誌性作品。當中較珍貴的是比層板及塑膠設計相對少見,以玻璃製成的作品。MEMPHIS的原意是對極簡主義的反抗,而反抗亦成為了艾未未的巨型金色鐵籠作品《鍍金籠》同場展出的理由。《鍍金籠》設有旋轉欄門,讓人走入籠中籠之間的空間,以裝置體驗,勾起參觀者想要反抗逃出的念頭。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