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85):什麼是痛?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0日

【明報專訊】不知道是否年紀愈來愈大,身體的小毛病漸漸浮現出來。先前是背脊的膿瘡,最近便輪到腰痛發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其實我多年來都有腰痠背痛的情况,第一次發病已是廿多年前了。我相信很多腸胃科專科醫生都有類似的問題,因為我們由早上到傍晚都經常站立着進行內窺鏡的工作。不少位置刁鑽的大腸腫瘤,都需要扭着身彎着腰去把它切除。長年累月姿勢不正確,腰痛的問題便時有復發。

腰痛復發 腸胃專科醫生「職業病」?

今次腰痛的日子特別長,以往三兩天便復元,可是今次連續服用了一個多星期止痛藥也沒有好轉,我唯有請骨科的同事幫忙。腰痛的滋味一點也不好受,於病發的日子我不能仰卧睡覺,彎腰穿襪幾乎是不可能;每當咳嗽時更要撐着腰背,否則便要痛得眼淚直流。

其實香港不少人都患上不同形式的痛症,我的經歷比起那些嚴重痛症的患者,只是小巫見大巫!曾經有患上三叉神經痛的病人,因為忍受不了分分秒秒不斷的劇痛而輕生。也有不少慢性痛症的病人因長期受折磨而患上抑鬱病,令治療痛症更見複雜。

痛症弱勢社群 需要社會支持

只是現今的醫療服務遠遠追不上痛症龐大的需求。市民一般需要輪候數月才能得到治療。痛症跟其他的疾病不一樣,例如大多數血壓高的病人可以每隔三至六個月才覆診,重點是要經常自我量度血壓。可是患上痛症的病人卻需要經常覆診去調整藥物分量,部分病人更需要物理治療及情緒支援。可惜在有限的社會資源下,我們往往把着眼點放在「嚴重疾病」,例如癌症、中風、心臟病等。痛症雖未致命,但患上痛症的弱勢社群也正面對着十分困難的情况,極需要社會的支持和關注。

重病固然需要及早醫治,但嚴重痛症也同樣是一日也嫌太長。我也要暫且擱筆、伸展一下了。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