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被指時裝界騙子? Demna Gvasalia 的「參考」哲學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3日

【明報專訊】時裝行業,講求美感和創新,設計師每一季都絞盡腦汁,務求設計出獨一無二的服裝、印花、新服裝輪廓,締造潮流。創作需時,抄襲省時,抄襲絕對是時裝界「大忌」。近日,Balenciaga被紐約紀念品公司起訴,其中一款手袋與該紀念品公司的圖像設計相似,兩者相似度達九成;但無可否認,Demna Gvasalia式街頭風格的崛起和其美學風格,在商業上取得成功,也令人重新審視時尚美學的標準。

Demna Gvasalia的出現,把一直「循規蹈矩」的時裝界搞得天翻地覆,講求精美剪裁、華麗印花等奢華元素的大品牌看似變得過時。相反,大logo衛衣、圖像印花、Daddy sneakers等,曾被我們在1990年代或千禧年代摒棄的,才是現今的最潮之物。Demna的設計充滿諷刺、流行文化參考和怪誕造型配搭,不禁令人細想他是否懂得「時裝」,還是一個懂得炒作的參考者。要細數他「參考」的設計可從網上瘋傳的IKEA藍色購物袋說起,價值5元港幣的尼龍購物袋,經「Demna化」後便變成約價值16,690元的名牌手袋,還有DHL商標T恤、鐵達尼號封面的衛衣、厚底版的Crocs,到近日被紐約紀念品公司起訴,一款名為Bazar New York Shopper的手袋。

Demna式街頭風格

設計時參考流行文化的設計師,其實為數不少,如Jeremy Scott利用麥當勞、洗潔精、可口可樂等作為Moschino的系列主題;Anya Hindmarch的粟米片盒手袋,或Olympia Le-Tan利用書本封面作手袋,大都被認為是創意、幽默的表現。相反,Demna被其他媒體狠批為話題炒作者或是沒有實力的時裝界騙子,是否因為Demna只是搬字過紙式的創作?或許我們從Demna的背景能一窺他的設計和時裝哲學。

Demna Gvasalia畢業於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後到Maison Margiela品牌工作,Demna從中學到服裝結構和解構主義,從而培養自己的風格。他其後到Louis Vuitton擔任高級設計師,跟隨Marc Jacobs和現任創意總監Nicolas Ghesquière工作。在2009年,他跟7名不公開的設計師成立Vetements,主力擔任設計,哥哥Guram Gvasalia負責財務營運,2014年,品牌發表首個秋冬系列。設計風格獨特,利用不同材質、次文化、oversized的輪廓和不規則剪裁,甚有Margiela味道,但對比Margiela充滿哲學的設計,Vetements則有着更高實用性,充滿非主流但商業的味道,尊定Demna式街頭風格。Vetements與不同品牌聯乘,受到名人和時裝人的追捧,產品被搶購一空,在商業上取得空前成功和曝光率。

令Balenciaga變得前衛

到2016年接下Alexander Wang的棒子擔任Balenciaga的創作總監,Demna將以優雅見稱的Balenciaga改頭換面,融合個人充滿街頭化的美學和品牌獨有的立體剪裁風格,打破傳統的框架並設計出令人嘩然的作品,例如褲子靴(Pantashoes)、oversized羽絨大褸、不按比例的配搭方法等。Demna強烈的個人風格幾乎抹去品牌過往高貴的痕迹,令Balenciaga變得前衛。總有人認為Demna的設計嘩眾取寵,沒有時裝應有的細緻手工與名貴物料等元素,Demna只不過拿不合身的西裝外套,牛仔褲等加以改造,但這正是Demna的設計值得人思考的地方。

「醜」中自有獨特美

《華盛頓郵報》有一篇談及「醜」的時裝文章,作者Robin Givhan指出,我們認為醜的單品,往往是實用度高的產品,如Birkenstock拖鞋、腰包等。這正正就是Demna其中一個美學角度。Demna在Business of Fashion的訪問中,表達他特別鍾愛「醜」的元素,沒有刻意「醜化」設計,卻在大眾認為醜的物件,找到獨特的美。他的美學概念,可從時裝騷舉辦的地點說起,不像其他大品牌般精心佈置場起,相反在一個予人感覺不潔的性愛俱樂部中舉行。模特兒沒有精緻臉孔,而是在社交網絡、派對中所找來的普通人,再配以Demna的設計和不完美的妝容等,挑戰和反問大眾對美的定義。Demna又在Ssense.com中直認不諱他的設計是沒有概念,更不明白大眾為何要去探索當中的靈感概念。Vetements正是以商品為先的品牌,不是向大眾灌輸虛幻的時裝夢,而是誠實地推銷一件產品,拋開一切「設計」工序的枷鎖。總括來說,Vetements是一個以賺錢為生的品牌。對比一向以工藝藝術來包裝,底蘊卻是商業掛帥的時裝界,Demna其實來得異常誠實。

Demna Gvasalia的設計,一直以來都備受爭議。支持者認為Demna充滿不理世事、堅持自我的態度;反對者卻認為Demna的設計毫無美感,沒有原創性。美與醜的定義各人不同,沒有對錯。拋開美感的因素,Demna的設計確實能滿足我們對時裝僅餘的好奇心。Demna負責的兩個品牌Balenciaga和Vetements創立的風格,既影響潮流發展,亦在全球得到商業上的成功。時裝是一個循環,當市場對某風格或產品的需求量達到飽和,新的潮流也會出現,說不定10年後,Dior的New Look會回歸帶領另一個風潮?就讓時間去證明Demna Gvasalia的設計哲學,能否在殘酷的時裝界中生存。

文:Kris Chan

統籌/John Wan

美術/明報美術

編輯/蔡曉彤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