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千里相牽的血緣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30日

【明報專訊】二十年有幾長?二十年時光能改變什麼?卻又改變不了什麼?

「她們要十分努力工作,卻又難儲錢,因為要交接近四成入息稅。加州樓價這幾年有升無跌,年輕一輩想買樓很不容易。還有因為算是高收入,就連醫療保障也不及社會最低層的人。我們這一代還幸運,老來有這些仔女養,但她們將來呢?睇怕只能要靠自己一直努力下去。唉我怎會不擔心呢?最希望就是她們找到一個可靠好男人!」嬸嬸說着說着,我不住點頭,完全明白她對兒女們的擔憂。

親人各散美國、瑞典 一別廿載

叔叔嬸嬸一家五口移民美國快二十年了,當年春天他們離開香港,夏天輪到我移居瑞典。三個堂弟堂妹們在彼邦長大,大學畢業後各自找到專長投身社會,最安慰的當然是父母。我自己也在北國成為三女之母,其間大家也有回港探親,時間上卻從未能碰上,於是一別竟然就是二十年。孩子孝順,每年暑假也帶父母外遊,今年到意大利和哥本哈根玩,我就抓緊機會,帶齊三個女兒乘火車南下,去鄰國丹麥跟他們一家見面。

周五黃昏沒訂枱,我們走了三家店子,最後在早期屬鮮肉包裝地區變成的哥本哈根最潮食區內一家點心餐廳坐下來。我城無廣東酒樓,他們知道我恨食點心,就讓我任點。嬸嬸着我:「你食多啲喇!我哋個個禮拜有茶飲!」我忘了三藩市有全世界最大的唐人埠,「三四蚊美金一個點心,比這裏平一大截。」我答:「的確是貴,不過我已習慣了北歐的物價。」叔叔道:「美國食肉平過食菜,超市一有大減價就好抵」,「所以你睇個個都咁肥!」嬸嬸指着兒子笑說。

小時候已是臉蛋胖胖的堂弟,現在成了大碼健碩型,在美國從事財務顧問,獲提名面試過關入選了全國龍虎榜。我這個經年無見的堂姊居然感到少少與有榮焉,真是厚面皮!見到他們三兄妹跟我三個女兒首次見面,大家用英文搭廣東話聊得笑哈哈,忽然好生感動!瑞典人家庭觀念不及華人親近,少見面而相處也顯拘謹。女兒向來知道媽媽娘家親人多,到親身見面時很快便熱到身,彷彿也感受到那千里相牽的血緣。

嬸嬸口中對兒女未來的擔心其實跟我一樣,為人父母者,長憂九十九,這是任時光或地理也改變不了的真相。我說:「在美國長大和生活,應該比香港好吧……」二十年的移民生活,叔叔嬸嬸以至我自己,或許改寫了我們的半生,卻肯定建立了下一代的新生。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