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the Art World﹕蘇軾的藝術人生課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06日

【明報專訊】要數近日最hot的藝術展覽,當然不能不提剛在上周在香港佳士得拍賣行舉行的蘇軾傳世真迹《木石圖》的公眾預展。

蘇軾是中國史上最偉大的文人之一,這個大概是眾所周知。無論是他的詩詞(例如「天涯何處無芳草」、「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還是隨心說的寫的嬉笑怒罵字句(例如「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都堪稱是中國過去千年文化中的經典。

天下第三行書《黃州寒食詩帖》

至於蘇軾的書法,不知道是不是香港的藝術普及教育出了什麼問題,一般觀眾對他作為一個書法大家的歷史身分和地位的認知好像並不多。例如,蘇軾有一件流傳自北宋年代的書法作品《黃州寒食詩帖》(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就在歷史上被譽為僅次於王羲之《蘭亭序》和顏真卿《祭侄稿》的「天下第三行書」。他有關寫書法的名句,如「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吾書雖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一快也」、「作字之法,識淺、見狹、學不足三者,終不能盡妙」,更是過去一千年的不少書法同道「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的終極精神追求。但為何這些「中國文化常識」(supposedly),在修讀藝術系以外的朋友圈中,是多麼的「離地」,多麼的「老土」?

「消失」的《木石圖》謎團

而說到蘇軾的畫作,了解當中歷史的朋友或許更稀罕吧?不過也怪不得,皆因蘇軾的傳世畫作本身就不多,比較可信的就只有一、兩件作品,真的是鳳毛麟角。其中上述提及的《木石圖》,更是消失於天地之間差不多一百年的時間!過去的日子,不少學者對於《木石圖》的藏身之處有不少傳說,但不見得有什麼定論。幸好,這個曾令不少藝術愛好者困惑多年的歷史謎團,終於在上周由香港佳士得的中國書畫專家解開,並證實該作由一位日本收藏家持有。現在,該名藏家更決定委託佳士得在其11月底舉行的香港秋季拍賣會拍賣,作品估價逾四億港元!

難得米芾珍貴行書墨寶

真是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蘇軾的畫作,固然難得(相隔千年仍然可以完好留傳至今!),更難得的也許是這件《木石圖》手卷的後半部還有四首前人的題跋,包括另一位宋四家人物米芾的頂級珍貴行書墨寶(試想像劉華開演唱會,竟然張學友來伴唱?),當中寫道:「四十誰云是,三年不製衣。貧知世路險,老覺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正所謂:人又老,錢又冇,知己又難逢,真的是聞者心酸。

我們或許改變不了「大江東去」的事實,但無常的歷史風浪意外(君不見巴西國家博物館大火的文化悲劇嗎?)並沒有淘盡風流千古的我國藝術珍品,而現在,我們更有機會親眼見證這件國寶的「回歸」。我們或許應該感恩。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衷心感謝蘇軾給我們上了一堂如此寶貴的藝術人生課。

■ Profile

伍常 - 前佳士得美術學院課程主管,現為獨立藝術顧問公司Collect總監。

www.facebook.com/wuchang55

文:伍常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