攬上身

文章日期:2018年9月13日

【明報專訊】8月底的某天看電視新聞報道,政務司長透過其網誌宣布,「為展示政府回收廢塑膠的決心,及提升公眾對整體回收及減廢措施的信心,政府現計劃推行免費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劃……先導計劃的回收服務主要覆蓋各區公私營住宅、學校、公營機構及環保署轄下的社區回收中心和『綠在區區』等。環保署將以服務合約形式聘請承辦商直接從上述處所收集廢塑膠,並作進一步處理,包括分揀、破碎、清洗及熱熔等相應的循環再造工序,製成再生原材料或再造產品,轉售出口或供應至本地市場,以確保回收後的廢塑膠得到妥善處理。」

明白政府就塑膠飲品樽引入生產者責任制度並立法需時,眼下唯有推出此行政措施並動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免費」幫膠樽裝飲品生產商回收膠樽,頂住先。

效法挪威加入環保稅

過去幾個月各媒體就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立法的討論不時都集中在按樽制這個議題上,加上那幾部放在某幾個商場內作示範用途的膠樽回收機,彷彿按樽制就等同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別理誰負責埋單,總之有個按樽制就得。實情卻不是這樣簡單,就以挪威這個成功個案為例,飲品膠樽回收率高達97%,其中92%的回收膠樽質量高到足以再製成飲品膠樽。挪威按樽制的後盾是什麼?環保稅。政府向所有膠樽裝飲品生產商徵收環保稅,生產商負責回收膠樽,回收得愈多就能獲得愈多的環保稅寬減。假如所有生產商合力令整體膠樽回收率超過95%,那大家都不用交環保稅。有藤條又有甘筍,一眾膠樽裝飲品生產商都變成乖驢仔,自2011年以來,他們年年達標,年年免稅。

挪威式的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背後的原則清楚易明:既然生產者和銷售商有本事每天將數以百萬計的膠樽裝飲品運到商店並賣掉,他們肯定也有能力回收並再造這些膠樽。抄就要抄足,別只是學個樣。希望香港的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也加入環保稅這一重要基礎。

講開膠樽裝飲品,也想提提由我與好友合力創辦、提醒市民減少製造膠樽垃圾的「撲水」行動。「撲水」最近有新搞作,活動海報已經上載至手機應用程式中,電車站與巴士站廣告亦已經刊登。各位讀者如搭車經過見到,可否幫忙拍照並上載至「撲水」Facebook專頁?非常感謝。

文:彭凱恩

gogreenhongkong.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