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ic Living:風雨中的大樹

文章日期:2018年9月20日

【明報專訊】過去一周非比尋常的戲劇化,超乎十級憤怒的颱風山竹的破壞力,我看網上片段也覺得恐怖。柴灣沿海一帶海浪洶湧的那一幕,幾乎就像世界末日電影片段。多得互聯網,即時知悉香港家人平安。妹妹上傳片段,見到她在郊區家門前方的大樹被狂風吹到彎腰;後來再傳相時,妹妹說:「大樹不見了」。

被風雨摧毀的大樹們安息!你們勞苦功高,為人類遮蔭擋雨,為人類吸廢氣呼氧氣,為城市添綠。而無知的我們,總以建設以防禦等諸多藉口無端端將美麗的你們砍掉。很多年前我嘗試在後園草地一處種植蔬菜,因為想增加陽光照射,無知地把上方那株紅葉大樹的許多枝幹用園藝鉸剪剪條。本來向四方伸展得如艷麗舞者的鮮紅大樹,彷彿被砍掉了一隻手臂般,樹葉此後逐漸變得暗啞……多年過去了,如今仍然未能完全恢復昔日的生氣,我深深懊悔。

樹枝如皮膚 保護大樹

跟小女兒在微雨中散步路上,好些大樹開始落葉了。忽然她停下腳步,瞪着對面街的一株大葉綠樹的樹幹開了個大洞,前面地上有枝粗壯樹幹枯萎了大半,看來是市政署人員為免病樹幹影響大樹而將其鋸了下來。「樹枝就像我們的皮膚,用來保護大樹的,我們不可以隨便折斷樹枝的!」小女兒面露擔憂:「嘉慧老師說的。」

地面上的樹木也許各有風貌,泥土下的根源總是纏疊着,連接着。正如上周三到訪瑞典第三大城馬爾默的達賴喇嘛說:「我們都是群體的動物,都是同一樣的人類,根本無高低之分。」83歲的西藏精神領袖頭腦清晰,在台上投入演講了一句鐘:「幾年前在酒店,我做完早課後開門跟外面的人們說早晨。他們猜我60多歲,我說我已經80,看看我的牙齒多健康!」此時他也向坐滿現場的人展示牙齒,引得全場千多人也笑起來。「當時那些本來臉孔繃緊的警察們都笑起來了。你看!給予點點微笑,就能為我們自己和對方帶來快樂。那一刻,我們以仁慈改變了世界。」

達賴喇嘛常常提及的同理心,跟某種大愛不盡相同。然後是兩晚後,瑞典首都旅舍門外上演「遊客發病兼大哭」事件,身為半個瑞典人,我絕對理解兼贊同瑞典人的規則是用來尊重兼遵守的。文明的瑞典警察今回「被擔當」奸角,連同網民亦質疑當中的戲劇性。我記起小女兒的大樹皮膚論,就想到枯枝四處蔓延,有礙「母體觀瞻」囉。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