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無絕對話事權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1日

【明報專訊】幼稚園校長即我老闆第一次提出「早餐改革」方案遭滑鐵盧,老員工面不改容地「質問」她事前沒諮詢。連提議也最好先問准的瑞典辦公室潛規則,當中的民主面貌讓我震驚。受箭當日校長道歉,收回想推行改革的雄心,提出大家用整個暑假嘴嚼一下計劃的可行性。悠長三個月過去了,保守的辦公室瑞典人大抵作好心理準備了,是時候可以開始討論了。

下集來了。校長履行承諾,邀來另兩家幼稚園五位老師來現身說法,事前溫馨提示:「人家來分享他們實施新早餐方案的成果,是我們今天的嘉賓,稍後大家提問時緊記保持友善!」我心想:「校長反擊了!」圍坐長桌的一眾老臣子半臉繃緊,時間是周一下午接近五時。估計星期一正常沒有人會心情大好地上班,臨放工開大會更是失策。那天我當早更,清晨六時已開閘迎接同樣因父母返早班,要雞啼便起牀上學的豆丁群,到這個鐘數的我已人在雲上,硬撐着看好戲。

「各班孩子成為全部人的孩子!」「我們老師間的團隊精神增加了!」「多年來朝朝照料餐桌和孩子壓力消失了!」「忽然多了整個小時,終於可以做好教育活動!」兩家幼稚園對早餐改革的評核大舉正面,來賓承認實行初期好混亂,全靠團隊每天事後認真檢討,將每人每朝的職責分得一清二楚:「阿美老師擺好杯碟牛油芝士」,「阿麗老師接待早餐時段來的孩子」,「阿嫻老師事後幫孩子洗手」,「阿淑老師然後讀故事書娛樂吃飽早餐的豆丁」……此刻我左邊眉頭的隨意肌忍不住擠向右邊眉頭,作為「夜間最精神族人」,我心想:「瞓都未瞓醒喎但係……」

發問時間,同事們熱烈向來賓禮貌諮詢,底蘊都圍繞在「如何影響我的上班時間」這則瑞典人權上,似乎沒人正面關注校長由始至終強調的改革目的:「有助延長教育時間於是能提高質素」。三十歲女老師蒙娜舉手:「這問題我想瑪德蓮答:你曾在這家幼稚園工作,你覺得早餐改革在這裏行得通嗎?」終於到戲肉了!26歲的瑪德蓮表情尷尬但不失大體:「我們兩家幼稚園都比這兒規模小,不同的學校的確要衡量不同的環境因素。」

效率非首要 達共識後再推行

大會就在這個最曖昧的答案後結束,大家拍掌致謝來賓老師。校長說她會發出個人問卷,讓大家發表詳盡意見,提醒各位提交的截止日期,稍後十月尾員工會議公布結果,再決定是否明年一月春季學期進行早餐改革實驗。注意是實驗,試完一個學期後檢討,再作最終決議是否在2019新學年全面推行。換句話說:由提出議案到真正可能實行足足為時一年。民主進程需時,有人就有意見,有意見就要收集、分析、評核,大家共同達成決定,老闆無絕對話事權,這就是瑞典職場的民主文化精髓。對我來說是顛覆了我所熟悉的,包括效率這一環。

我傳給老闆的個人問卷寫着:「我們幼稚園老師和孩子數量也多,室外校園面積大,秋冬季清晨黑過墨斗燈光昏暗,如果有孩子躲在樹叢後有機會看不見。」我選擇以實務的角度分析這回事,我以八卦觀眾的心態十分期待下次員工大會的大場面!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