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F:《天盛長歌》的服化道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8日

【明報專訊】人人都說《延禧攻略》服化道(服裝、化妝、道具)做得好,其實另一套為人忽略的《天盛長歌》服化道一樣好,且衣飾在當中的力量更深更沉更重。《延禧攻略》中魏瓔珞由繡房繡女做起,以一手好工藝加上機智成功接近皇后身邊;《天盛長歌》的男一寧奕為六皇子,憑捐出自己在獄中織就的蜀錦而離開拘禁他八年的宗正寺,這是個怎樣的概念——其時蜀錦貴比黃金,寧奕為虛空的國庫補足,皇帝也就有了釋放他的藉口。

蜀錦貴如金 可換自由

蜀錦是蜀地出產之絲織品,起源於春秋戰國,風靡中原,後來經絲綢之路銷向西方,也一度傳到日本。三國時期,諸葛亮就將發展蜀錦視作經濟方針,六王子寧奕獻蜀錦救國庫,自嘲自己是為女子裁衣的小裁縫,掩過想爭權復仇的鋒芒。

既為裁縫,又織蜀錦,六皇子自然極懂穿衣,寧奕的服裝漂亮到不得了,不說其他,單領子就有交領、圓領、立領、立領加鈕扣、小方領等。這套戲背景為駕空歷史,但每一物事皆有參考的來歷。有說服飾參考的是五代十國,所以既有唐代女子開放之姿,但因五代十國為政權交迭之時,唐之恢宏絢麗轉淡為疏朗簡雅,較內斂穩重。

衣衫場景 盡顯穩重的華麗

這套劇以權謀為主線,雖有犯駁之時,但畫面道具全充滿暗喻,回應劇情,比如六皇子楚王府牆上掛滿白面具,既為美感,亦令人想到寧奕在數個面具間轉換的處境。劇中多以皇室宮廷為背景,但由導演、監製、美術到服化道都統一追尋一種更為低調沉鬱的暗色調,所以金線選用啞光的,金色也不打亮光,更趨向收斂與穩重的華麗。

想了解五代十國的美學,可以看《韓熙載夜宴圖》,韓熙載是誰?正是充滿亡國恨南唐後主李煜的宰相,此圖所來有說是李煜聽說韓熙載生活荒縱,乃派顧閎中夜入韓宅,窺看其縱情聲色的場面,畫下韓熙載聽樂、觀舞、歇息、欣賞吹奏樂曲與送客的畫面,亦記錄下當時的穿衣風尚。畫中觀舞一段,韓熙載雖穿紅袍,但整個畫面艷而不俗,皆因几案坐榻皆為深色,定下沉穩色調, 縱仕女裙衫、簾幕帳幔、枕席皆有絢麗圖案與顏色,倒使內韻更豐富,而其餘男賓的青黑衣袍也平衡了整個畫面。

此劇造型總監為張叔平,為劇中演員創造了極多看眼難忘的服飾,但無論當中是東方意韻的沉練或蜀錦的豐富色彩,在整個背景用了暗色為主調後,各種色彩互相糅和,衝突減少,正如《韓熙載夜宴圖》般,風情萬千,定於一調。

文:方太初

(www.facebook.com/fongtaichorr, IG:fong_taichor)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