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乍露:一廂情願做伯樂的罪過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8日

【明報專訊】假如你對一位陌生人說,你的夢想是做一個創作人,包括寫作、藝術創作和創造社會價值,更希望多認識來自不同背景的前輩高人,擴闊視野。對方非常賞識你,幾個月內精心搭建一個讓你發揮潛能的「舞台」。找到這樣的上司或合作伙伴,你會有何感想?會否珍惜你們的合作關係?

事實往往出人意表。我一廂情願地以為度身訂做一個職位給別人,令他夢想成真,心想大家應能和諧共處,一起創造奇蹟。

在那數月的過程中,我事事與他商討,他亦不斷表示難以置信,感到surreal(超現實),故事so far so good。不過,「蜜月期」很快過去──沒有happily ever after,只有一輩子的遺憾。

他在講求學習和變革的新環境裏,逐漸顯得情緒反覆,頑固主觀。他自認為創意無限,卻事事因循守舊,不能與人理性討論創新的理念和手法,否則便是不信任和不尊重他。我感到「貨不對辦」──還以為找到一個成長型思維模式(growth mindset)的上進青年,卻原來是固定型思維模式(fixed mindset)的古老石山!

「錯判」人才 熱面貼冷屁股

我們的對立局面莫名其妙地迅速燃燒起來。我多次嘗試把心結抖出來,發現他把所有的機遇扭曲解讀,更將我妖魔化。他需要我給他創造機會,卻又不喜歡我對工作品質提出要求。愈投資時間幫助他建立學習思維,愈被他當作自我膨脹的助燃劑。

原來很多管理者都有類似的「錯判」或一廂情願的期盼──特別是對那些親手聘請、晉升和悉心提攜的同事──無論給予多少時間開導他,始終不見有所改善,但我們都不能「手起刀落」。明眼人也看到雙方內耗了一段日子,演變成一段多災多難的關係,亦影響了公司運作,應辭退之。然而,為何管理者還是「執迷不悟」?除了不肯承認自己當初看錯人,更可能捨不得放棄其潛質,遂不惜工本地嘗試用多種調校方法,繼續給予機會、寬恕和無比忍耐。我經歷過這種煎熬,明白愛才的人為何談起此話題,總會咬牙切齒、扼腕痛惜。這種矛盾心情通常夾雜自責(我哪兒做得不好?)、愛才(他是滄海遺珠!)和錯愕(「我對人好,人對我好」不是金科玉律嗎?)。也許最大的疑惑,莫過於千里馬為何視伯樂的賞識為理所當然?怎麼能一邊享受伯樂的資源和心血,一邊反過來咬他?

人是不可預測的,也有自由意志。管理者真心待人,甚至創造一份「筍工」,對方不一定領情。管理者要對公司負責,當解僱此人,接受縱然他是一匹千里馬,你卻非其伯樂。解僱對他帶來挫敗感和危機感,說不定能迫使他審視自己的任性和自我中心,從而開竅和釋放潛能。當然,他不會回頭報答你(repay you),但多半會施恩給其他人(pay it forward)。不要忘記,公司裏還有很多馬兒,同樣值得你投資時間加以栽培,你要對得住他們。

文:何靜瑩

Ada.Ho@Paxxioneer.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