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狂歡 驚豔派對 化身恐怖片主角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25日

【明報專訊】Halloween近年似乎成為比聖誕新年更好玩有趣的節日,有人為應節悉心打扮,扮相逼真,人「鬼」難分。在這一個奇裝異服才是「正常」的節日,你又會扮演什麼角色,去享受這個人「鬼」狂歡的節慶呢?

恐怖電影創造了不少經典角色,當中吸血鬼造型最具標誌性——尖銳牙齒、血盆大口、全身黑色打扮,神秘而詭異,但令吸血鬼變成流行文化的象徵是源於亞伯拉罕‧「伯蘭」‧史杜克(Abraham "Bram" Stoker)所撰寫的文學作品《德古拉》(Dracula)而大受歡迎,小說在1922年被翻拍成同名電影,以至日後吸血鬼的形象都以電影中德古拉伯爵的造型為原型。到數年前深受青少年歡迎的流行讀物《吸血新世紀》(Twilight)中描述吸血鬼Edward與人類Bella的愛情故事,對比以往恐怖嗜血的吸血鬼形象,多了一份浪漫和人性。雖然吸血鬼熱潮已退,但吸血鬼仍是每年Halloween最多人模仿的造型之一。

似人非人洋娃娃 優雅陰險女殺手

除了吸血鬼,一向予人可愛形象的人形公仔亦成為不少恐怖電影的題材,如《血寂》(Dead Silence)中的木偶Billy,到《詭娃安娜貝爾》(Annabelle)中被惡靈附身的洋娃娃,他們均穿上精緻洋裝,不變的是臉上詭異笑容,瞪大眼睛看着你,好像一直目不轉睛地留意你的一舉一動,令人不寒而慄。我們為什麼會害怕仿真度高的公仔?早在1970年代機械人科學家森政弘提出了「恐怖谷」理論,認為人類對仿真度高,外表和動作明顯不是人類的物體會感到厭惡和排斥,所以人形公仔的僵硬肢體,有着人類的容貌卻不會改變的表情,會令我們對人形公仔產生畏懼。要在Halloween扮演一個精美而嚇人的公仔就要從化妝入手。例如在嘴角下畫上兩條長線至下巴,模仿木偶的嘴巴,戴上誇張的假眼睫毛和穿上洋娃娃裙,自然有種似人非人的違和感。

恐怖片中的公仔帶來的不安可能是我們心理作祟而已。另一樣令我們感到害怕的,是性別形象的反差。女性在傳統性別形象中代表溫柔、關懷,甚至弱不禁風,因此在恐怖電影中,較多飾演怨靈或被附身的都是女性,最著名的例子是《咒怨》系列中的伽椰子或電視劇《美國恐怖故事》中被惡靈附身的修女。除了怨靈外,以女性作殺人狂的電影與一般固有以男性作主導的砍殺電影(slasher movie)不同,放大女性心思細密、理智的一面,並非僅以暴力方式呈現恐怖視覺元素,更講求心理上的驚嚇。服裝上,她們穿上剪裁優雅的長裙或乾淨整齊的上衣,如日本心理恐怖電影《切膚之愛》(Audition)中的女主角山崎麻美所穿的白襯衫和黑色皮圍裙,到法國電影《鮮胎活剝》(Inside)中身穿黑色絲絨長裙的女性殺人狂,對比傳統男性殺人狂所散發的戾氣和狂暴,多了一份陰險和未知的恐懼。今個Halloween,或許穿上一條簡單長裙,配上慘白臉孔和血淚妝,造型肯定令人毛骨悚然。

打破性別枷鎖 男女同體

恐怖電影的範疇其實很廣闊;血腥、鬼神等只是其中元素,就像Halloween打扮一樣,不一定要講求驚嚇。在Halloween這不講求性別角色和形象的一晚,不妨參考電影《洛奇恐怖晚會》(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中的科學家Dr. Frank-N-Furter,一個沒有性別概念之分的角色,同時扮演男與女於一身,穿裙同時穿褲,化上充滿女性嫵媚的彩妝並畫上鬍子,顛覆性別賦予服裝上的枷鎖。

除了恐怖電影角色外,大家亦可以參考其他流行文化中的人物或卡通人物,甚至自創嶄新造型。正如早年某議員為香港於車公廟所求之籤文道:「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在惡鬼當道的Halloween,更要有豐富的想像力,方為扮「鬼」的不二法門。

查詢:Atelier Swarovski 2234 7126;Gucci 2234 7322;Joyce 2810 1120;Saint Laurent 2868 0092;Sandro 2234 7851;Victorinox 2836 3223;連卡佛 2118 2288

文:Kris Chan

模特兒:Natasha M、Gertruda S (Quest Model)

化妝及髮型:Chris Lam、Heather Cheng

協力:Vivian Lau

統籌:John Wan

編輯:陳玥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