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汽車飛機流線形設計 噴射引擎報時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07日

【明報專訊】有人說過,每個藝術家一生人的作品,來來去去圍繞的都是同一個主題。對於部分腕表品牌來說可能也是。像MB&F,設計都充滿童心玩味,將小男孩喜歡的機械設計等都加入了腕表之中,其實也就是源於品牌創辦人Max的未了願。

Maximilian Büsser(Max)自小已是個科幻機械迷,他的夢想工作曾經是成為汽車設計師,但因為學費昂貴而改在瑞士洛桑學習微技術工程。Max在讀書期間訪問了一些鐘表界巨頭,包括當時Jaeger-LeCoultre的行政總裁,他在訪問中被製表師的熱誠感動,引起對機械腕表的興趣,於是入行,在Jaeger-LeCoultre和Harry Winston等工作,到2005年成立概念實驗室MB&F。

天馬行空 概念實驗室

以概念實驗室命名,MB&F代表Maximilian Büsser & Friends,Max找來業內不同範疇的專家朋友合作,將個人天馬行空的設計想法付諸實行,而其中不能不包括的主題,當然是車。Horological Machine是品牌走創新設計路線的系列,最新發表的HM9 Flow腕表,是繼早年推出的HM5、HM8、HMX之後,最新一枚加入了汽車設計靈感的腕表。

在1940末到1950年代的戰後歲月,空氣動力原理才剛開始在汽車設計領域扎根。過去數十年採用的舊式箱型車款,逐漸轉變成流線造型,曲線的外形能提升馬力與速度。但當時並沒有現代的精密電腦模型與風洞測試技術,故設計師多半順從自身的美感直覺,而非科學角度設計汽車的外形。

歷史上許多經典的作品也在此時誕生,例如Mercedes-Benz W196賽車,以及1948 Buick Streamliner車款,汽車以外,航空業等也同樣呼應此潮流,不少知名機款也應運而生。MB&F今次正是從這些1950年代汽車與飛機的流線造型設計中汲取靈感。

HM9的精密複雜鈦金屬表殼,讓人聯想到噴射機的引擎,上頭交錯着拋光與緞面處理,品牌自製手動上鏈機芯被包覆在內。腕表兩側可窺見分離式的雙平衡擺輪,在橢圓狀藍寶石水晶玻璃的圓頂下方。表身中央第三面藍寶石水晶玻璃片下,是HM9機芯的核心:行星差動齒輪(planetary differential),這枚齒輪能平均兩側的平衡擺輪的頻率,顯示穩定一致的時間資訊。

時針與分針顯示盤與HM9機芯的角度垂直,由錐形齒輪驅動,能維持絕佳精準度。上鏈與時間設定專用的表冠則位於整枚腕表的末端,符合人體工學的凹槽紋路讓佩戴者易於操作,美學設計也與表身呼應。裝有平衡擺輪的兩個緞面處理的進氣孔設置於腕表主體兩旁,仿照高性能車款為了促進空氣連續流動而設的凸起散熱孔的設計。

這也是繼HM4和HM6後,在藍寶石水晶與5級鈦金屬兩種腕表主要材料上,做出複雜幾何的線條變化。HM9的名字Flow代表的是流線形設計,新表共推出兩個鈦金屬版本,各限量33枚:Road版搭載玫瑰金機芯與儀表板風格表盤,Air版則搭載深黑機芯與飛行員風格表盤,分別對應汽車與飛機的兩大設計靈感來源。

表殼三部分組成 大孤度設計

HM9可以說是品牌現時的創作中,彎曲幅度最大也最難實現的一枚。雖然品牌已發表的其他表款也具備複雜的幾何架構,如HM6表款的仿生物形態波浪形表殼,但其最大高度差(兩相鄰點之間的垂直距離)都維持在5毫米以內。但為了讓HM9的表殼觸感更加突出,製表師將其高度差加倍以製作出彎曲幅度更大的線條。大弧度設計的HM9表殼需經過鏡面拋光與緞面處理,但一般打磨工具多用在直徑固定的腕表上,HM9的打磨工序因此變得困難重重。而表殼由寬窄交錯的三部分組成,機芯配置的難度也大幅提高。這些製作上的難處,正是令HM9與別不同的原因。

文:Tung Cheung

編輯/陳淑安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查詢:2117 0000(三寶)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