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歲的員工生日會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08日

【明報專訊】難得瑞典老闆顯幽默,在最近的常規會議章程中加入一項「150歲生日會」,所有人讀着電郵時都發出會心微笑,往下續看:「蘇珊,莉莉安娜和西西莉亞50歲生辰」,原來是幼稚園有3個女同事最近生日,3個加起來共150歲。按瑞典人傳統,齊頭歲數都值得大事慶祝,僱主市政府會送禮給年滿50歲的員工。於是當日常規會議的午飯後議程,加插了整整45分鐘的生日會,全體齊集慶祝3個壽星嬸嬸,每人獲贈半呎高的蘭花盆栽兼市內最大商場購物禮券。十幾個女人邊吃蛋糕飲咖啡邊聊天的首要八卦題目是:購物禮券值幾錢?圍觀者目擊禮券亮相後報告:「500克朗!」(近來瑞典幣值下滑,兌換約為430港元。)

最緊要穿得舒服

沒有比喝咖啡更重要的瑞典職場文化,人人一杯啡在手即刻休閒模式上身,會議室忽然變成咖啡室。老闆在最前方投射熒幕前舉手輕鬆問:「邊位係1969年?」我和另一同事舉手,我以女人的天生敏感加上本人的特效敏感,即時探測到現場的驚訝眼神,旁邊一個較相熟的同事更睩大雙眼望着我,我好衰,忍不住流露了點點得戚微笑兼說:「多謝!」

真相是我並非樣貌跟年齡不相符,而是一般瑞典人以至西方人,總是沒能從外表猜透我們亞洲人的年紀。眾所周知,亞洲女子的老化程序明顯比西方女子不明顯,除了基因之外,相信跟氣候飲食有緊密關係。常見西方女子30歲未夠已有魚尾紋,面前3個比我大1歲的壽星女士,兩個瑞典籍1個哥倫比亞籍,3個的灰白頭髮不少,也沒有周章染色。這方面我幸運,得到父母的烏黑髮遺傳。再往下看,3個的衣飾打扮乾淨整齊,該是普羅大眾認為的「適合年紀的打扮」。我性格使然自問這方面極欠自知之明,低頭一望,運動牌子的連帽衛衣加牛仔褲,跟我兩個少女女兒所愛所穿的一模一樣,亦跟在場兩三個比我年輕足一半的女子打扮相似。

那一刻有證有據我才如夢初醒,其實我是否在扮後生?念頭一閃即過,「唓!我理得你,最緊要自己舒服!」年將半百,既然「適合年紀的打扮」從來不在生命頭50年出現過,前面的再50年,就更不必成為黃金人生下半集的減速路牌。

忽然記起去年聖誕聯歡晚宴,一眾幼稚園教師下班後搖身一變的去飲裝扮令我眼界大開:半百女士一身仿真名牌粉紅套裝,牛仔褲女子忽然斜肩假眼睫毛垂耳環黑飄衣,還有平時呆在朱義盛盒內今夜統統全體被在同一副身體上的墟冚場面……我在衣櫃找不到半件閃令衣裳,於是挑了件白色少通花上衣算數,不知今年的聚餐美女圖又如何呢?在這黑冷悶的深秋幻想着也真期待!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