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園添社工 虐兒問題一勞永逸?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2日

【明報專訊】編按:政府為回應社會大眾對保護兒童的訴求,在年初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提出撥款,推行幼稚園社工服務先導計劃。不過,是否在每間幼稚園安排社工就能有效解決兒童被虐問題?專業人士認為,關鍵還在「多專業處理」的應用手法上。

個案一:五歲兒被姑丈虐待 社工無法跟進

約十年前我從羅校長口中知悉,一個月內已第三次在小漢身上發現傷痕。校長拿出數張以往從小漢身上拍下的傷痕照片,包括右眼的刮傷及瘀腫,以及右手臂上一大片瘀痕。由於小漢的爸爸早前入院,媽媽亦忙着去醫院照顧,所以學校一直無法聯絡上二人。羅校長曾致電多間服務中心求助,但由於沒法得到小漢父母的同意,所以社工都無法跟進事件。到最後,校長來到防止虐待兒童會,並由當時仍在那裏工作的我跟進。

第一次見小漢,臉上還留有黑色三角形傷痕,明顯由熨斗造成。和小漢談了一會,五歲的他聰穎、活潑又好奇。原來近半年他爸爸住進了醫院,所以最近一個月要寄住在姑姐、姑丈家中。在小漢所畫的圖畫中,明確畫出姑丈拿着熨斗罵他,而他亦可以清楚說出事發經過。小漢說臉上仍有些痛楚,而且十分害怕回到姑丈家中。最後聯絡上小漢媽媽,她立即答應參加由多個領域專家聯席的會議。會後有社工跟進小漢及媽媽的福利事宜,姑丈亦因為使用暴力,虐待兒童而被法律懲處。

個案二:幼園生疑被教師性侵 校長耍太極

以下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個案,杰杰的媽媽致電防止虐待兒童會的熱線求助,因為杰杰在放學時哭訴說曾老師弄他的下體很久,弄得很痛。杰媽媽立即回家查看,發現杰杰下體有些紅腫,懷疑被曾老師性侵犯了。我立即上門家訪,五歲的杰杰清楚說出事發經過。原來杰杰由於上堂時肚子痛,自己去洗手間,途中遇上曾老師;曾老師說要幫杰杰清潔,於是用紙巾不停在他的下體(杰杰稱為「啫啫」的地方)打圈抹,約數十次之多。間中曾老師的手指碰觸到杰杰的下體,他覺得很痛,便自己拉上褲子後走回課室。

得到杰媽媽的合作,我們便聯絡上幼稚園校長。校長約略知道事情經過,答應讓我在各方面了解,惟曾老師下午告了病假,不能立即與我面談,我只能先與校長討論事件。校長認為事件只是一場誤會,又說曾老師是個很好的新老師,似乎很想說服杰媽媽放下事情;校長又表示杰杰上堂學習很不專注,要求杰媽媽在家多教育他。

離開幼稚園不久,杰媽媽很生氣的認為校長意欲隱瞞事實,還反過來投訴杰杰的不是;杰杰亦對我說下體仍然很痛。權衡後我決定以「多專業處理」的手法,通過不同領域的專家去調查事件及處理杰杰的家庭關係。我把杰杰帶進該區醫院的兒科病房檢查,醫生認為下體紅腫應該是由外力引致;而在與心理學家及社工的個別面談中,杰杰說出同一個版本的事發經過;警方亦向曾老師及校長問話。而在家庭關係方面,因為杰媽媽情緒出現不穩定,我亦在她同意下將她轉介到精神科專科接受治療。

在多專業處理虐待兒童的會議中,各領域的專家都參與詳細討論,但警方認為證據不足,最後虐兒個案不成立。這次雖然未能舉證,但與會者均同意杰杰仍是幼童,需要更加保護,提議幼稚園設立清晰指引,並要通知員工及確保相類似事件不會發生,提升了校方對防止虐待兒童的意識。而杰媽媽亦欣然接受社工跟進服務。

文:陳倩嫻(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