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好性:婚前濫交 婚後專一?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24日

【明報專訊】性和愛可否共融?為何男士明明很愛一個女性,想娶其為妻,訂婚後,仍然擺脫不了風流習性,未婚妻發現他與其他女性發生性關係,把婚事告吹了?

這名醫生第一次來到治療室,一臉無奈消沉,說到痛處,哭了起來:「其實我真的很想停下來,想結婚,想有自己家庭,十多年來,我已經玩夠了。可是我就是無法忍住,一對那些女性有感覺,就忍不住了。」

對未婚妻提不起性慾

他繼續說:「我的未婚妻是非常傳統的女性,溫柔體貼,我媽也很喜歡她。我們剛開始頭半年,性生活是沒問題,但戀愛接近4年了,性生活愈來愈少。這一年和未婚妻一起時,大部分時間都不可勃起,我的性需要都是在外和新相識的女性。我覺得自己婚後可以改變,仍希望和未婚妻組織家庭。訂了婚,我又忍不住了……未婚妻很傷心,媽媽也很傷心,我不想傷害任何人。為什麼我總是和女性火熱了幾個月就沒有了性慾,我很愛未婚妻,她是一位善良可親的老師,很有愛心,很會照顧別人。我沒遇上過這麼值得我欣賞的女性。我婚後可以專一嗎?為什麼我會這樣?」

這名醫生身材高䠷健碩,樣貌俊朗,難怪他去逛酒吧大受女性歡迎。如何可以從未婚的花花世界走到婚後的專一世界?

這兩年在做婚姻輔導成效研究項目,訪問一些在離婚邊緣的夫婦,經過婚姻輔導,婚姻滿意度大大提高。當中兩個丈夫對性和婚姻的看法值得我們參透。

一名26歲的年輕丈夫,剛升任爸爸10個月,看看他怎麼說性。他認為,自兒子出世後,對於性需要或性生活看法很不同。以前覺得性是一個需要,自從目睹小孩出生後,覺得性是神聖的,生育下一代的過程包括了性行為,就是性行為的神聖處。他現在覺得性「唔係隨便搵嚟講笑,隨便嘅嘢」,雖然現在性交次數少了,但每一次和太太親熱,都感到非常滿足,不是過去那種性需要的滿足,而是愛的滿足。

另一名62歲男士,曾從婚外情走回婚姻,他怎麼說婚姻意義呢?他說,婚姻制度創造了價值,這個價值就是幸福「Happiness」,看到家族長輩活到90多歲,看到兒子長大組織家庭,婚姻帶來的不止是夫婦一起生活的幸福,而是一個大家族,人與人一起相連的幸福感,自己可以照顧年老的長輩,可以目睹兒子成長,看到一個溫馨家庭,這都是開心的源頭。

這兩名男士的性生活都曾經只從個人性需要出發,第二名男士亦曾因此出現婚外性關係。如果只追求個人性需要,當然受身體控制;在未婚之前,若已習慣隨意發生性關係(casual sex),進入婚姻後,如何可以停止呢? 這可能需要重新思考性愛、婚姻及家庭的意義。

和這名醫生談性愛的化學作用,他有基本認識,但談到婚姻和家庭,談到性愛在婚姻的角色,談到如何與妻子有性與愛的共融感,則不是醫學化學問題,而是心理學及社會學的問題。性愛欲望,作為人生而得來的本能,作為生兒育女的基本條件,如何可在婚姻愛情家庭幸福中,大派用場,讓夫婦永結同心?這兩個沒有信仰的青年及老年男士心聲,他們所說「性的神聖化」及「婚姻制度幸福論」帶給了我們怎樣的啟示呢?

文:吳海雅(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會長)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