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談健康:改變胚胎基因 禍及後代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驚回首,一年將盡,我們可以回顧一下今年發生的大事、要聞。2018年最重要的醫學或生物科學新聞,莫過於中國科學家、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布,在他的實驗室中,培養了經基因編輯的胚胎,令孖生女嬰露露和娜娜對愛滋病毒產生免疫;事件在全球引起極大迴響,促使122名科學家發表聲明,譴責他的行為。

為什麼這件事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呢?其實改變基因的技術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常間回文重複序列叢集),已發明多年,亦非常普及,很多大學都擁有相關技術。我們時時都聽見有關改變基因的研究,為什麼這一次完全不一樣?引起這麼大的問題?

非100%準確 或誤改有用基因

首先,我們要明白現時醫學或生物科學界所推行的基因研究,是在治療個人疾病方面,基因治療是尋找更好的、更有效的治療方法,並不是改造人類以後的基因。簡單而言,我們現時在醫學界的改變基因研究,基因是不會遺傳到下一代;所以,所有的基因都會隨着病人的年壽而盡;換言之,不會禍延子孫。

但賀教授的研究,是改變了胚胎的基因,當小孩子長大成人之後,她的基因會遺傳到下一代,下一代又再遺傳到下一代,如此下去,真的是千秋萬代,永垂不朽。但這些經編輯過的基因,在千秋萬世之後會帶來怎麼樣的影響,我們完全不知道,亦無法預見,這就是為什麼這研究有這麼多、這麼大的爭議。

再者,這基因改造技術CRISPR,雖說可以編輯基因,但我們知道這並不是百分之百準確無誤的。很多時候會有一些在附近的基因,一些我們原本不想改動的基因,也會被無意中刪改了。這些我們現在不知道有什麼用途的基因,或以為可有可無的基因,在無意中被我們改動了,對未來的人類會有什麼影響?我們不知道亦沒有答案。很多時候我們現時認為是一些沒有用的基因,可能在數十年後或數百年後發現原來是非常重要的,只是我們現在無知,所以不知道它們的重要。也不能預見改變了這些基因會帶來的嚴重後果。

非全能全知 危險不負責任

《科學怪人》(Frankenstein)是瑪麗雪萊(Mary Shelley)寫於1818年、一本我非常喜愛的小說,但我們亦應以此為誡。編輯人類基因並非現今科學家的能力問題,是應不應該的問題。我們要知道我們並不是全能全知的,我們不要以為能夠掌握一丁點的技術,就可以任意把人類的基因改變,這是非常危險和不負責任的舉動。任何改變人類以後子子孫孫,千秋萬代的基因組合研究,都應該以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對待,不可以說為研究而研究,否則會帶來無窮無盡的困難和道德問題。任何把人類後世基因增刪潤色的舉措,是必會減少人類基因的多樣性,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世界中,對全人類不一定有益。

文:譚國權(腎病科專科醫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