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神州七彩變幻 「繪」出鬼斧抽象畫

文章日期:2016年02月23日

【明報專訊】新疆是個神奇的地方,彷彿施了魔法,按下快門,就送你一幅大自然巧奪天工的圖畫。建築師鄭振揚(Tugo)九年前首次踏足新疆,從此迷上神州旅攝,以獨特視角捕捉色彩線條,遍遊自然、建築與人文景觀。去年他穿越天山拍攝,憑《大自然的抽象畫》奪得2015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自然組第一名。

奪國家地理攝影賽第一名

「新疆地形像『疆』字右偏旁,三『山』夾兩田,高低起伏,有沙漠、雪山、草原」,Tugo說。「三山」說的是崑崙山、天山和阿爾泰山,以天山劃界分為南、北疆;而「兩田」則指南疆塔里木盆地、北疆準噶爾盆地,地貌豐富,線條顏色交錯。「另一方面,新疆鄰近哈薩克等中亞國家,融合伊斯蘭文化,充滿異國風情。如果只選一個地方旅行,要自然、建築和人文景觀交融,新疆絕對符合要求。」

2007年前首次新疆行,緣於到清華大學當交換生。「那時候其實好唔鍾意大陸,但到過英國工作一段時間並順道歐遊,想有不同衝擊,又正值奧運快將舉行,便專登揀北京。」與眾多背包客一樣,他從北京乘火車走絲綢之路,這次經驗印象深刻,「從北京出發,經過山西、陝西、甘肅,慢慢感覺華夏文化變成伊斯蘭風情,建築最明顯,圓頂『篤』住一串月亮星星」。

愛新疆 自然建築人文景觀交融

九年來Tugo遊遍各省區,除了西北,就是西南風景最美。「四川的『水』多到不得了,畢棚溝、九寨溝、海螺溝……還有海子(藏語,意指高原湖泊),秋天時分五顏六色。雲南南北風光大不同,最南邊西雙版納是熱帶雨林、元陽有梯田,而北邊充滿藏族風情,大香格里拉環線雪山壯麗,空氣清新。」

至於西藏,Tugo獨愛林芝——位於西藏東南部,溫暖潮濕,每年三至四月是桃花盛開時節。「好多人不知道西藏有花,對東南部了解不多。」他舉例,林芝轄下的墨脫縣是中國最後一個開通公路的縣,2013年以前僅得一條越野車行走的泥路。更有趣的是當地傳說,「有說門巴族迷信在酒下毒,他人的幸運會轉移到自己身上,也有解釋所謂『中毒』是潮濕滋生細菌致肚痛。我想說的是,西藏有另外一面,不止布達拉宮、納木錯、阿里轉山。攝影不斷搵新角度,旅行亦然」。

「塞外邊疆」風景美,「中原」則有出色的民居建築。「中原建築確實好多好嘢,例如安徽的粉牆灰瓦,《卧虎藏龍》拍攝地點宏村、西遞村都好靚,樓房顏色鮮明,將水的元素融合空間規劃和建築設計。」

南下福建土樓、廣東碉樓,均是具防禦性的建築。「當時讀建築,龍炳頤教授正為開平碉樓申請世界文化遺產,他給我們看照片,人人都猜是歐洲,怎也沒想到來自中國。碉樓建築富西方古典味,是錢財見識的炫耀。」19世紀廣東械鬥猖獗,不少開平農民赴美加淘金修鐵路。華工收入與僑匯隨經濟發展與日俱增,加上洪澇災害頻仍,開始大量修建碉樓,堅固高身設計可防澇防匪。另一邊廂,土樓同樣迎合環境需要,依山而建,就地取材,以厚土牆防禦外敵,多層設計與公共庭院適合聚族而居。「我大膽講,建築無分靚同唔靚,但有分誠實同唔誠實,誠實的建築會因應環境限制去設計,展現民間智慧。」

「中國人強調『搵食』,但有些人文活動卻扭曲自然,破壞生態。」福建霞浦的水產養殖場,一支支竹枝插入河牀,鋪上漁網,漁民在上面種蠔、養螃蟹、曬紫菜,過度養殖影響海洋多元生態。梯田是另一例子,「原本係一座山,人類要求生、要食嘢,所以開墾梯田」,但卻破壞山坡植被。矛盾的是,這些「破壞」無意提供了攝影的好題材——養殖場密麻麻的竹枝富線條感,黑白色調配上形單隻影的小船,構圖猶如水墨畫;梯田更如山野間的雕塑,色彩層層不同。

建築師出身 更講求線條構圖

Tugo認為攝影分紀實性和藝術性,而自己絕對是後者。「可能是建築師關係,我喜歡有質感的線條花紋,亦會玩光線、顏色,以藝術性路向捕捉地貌。」紀實照片記錄故事文化,例如少數民族節慶;藝術照片則講求線條與構圖,「兩個方向最終都是同一個目的,就是睇相一刻觸動讀者的心」。

幾乎每次回內地旅行,都是去偏遠鄉郊地方,路况和住宿條件及不上城市。不過,Tugo認為,「遠離繁囂才是真正的叉電,那管身體落地獄,精神卻上天堂」。偏遠地方民情特別淳樸,他憶起2007年的新疆行,「在喀什遇到友善的維吾爾族,穿梭迷宮般的老城街巷,與居民打成一片,小朋友熱情又愛拍照」。然而,那年巷子裏的笑容已不復再,維漢衝突日益白熱化,2009年發生「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官方報道指維族民眾爆發騷亂。自此,爆炸、斬人、騷亂,一單接一單,「民族之間變得互相仇視,看到最喜愛的新疆接連發生大件事,再看回2007年的照片好感觸」。

■攝者profile

鄭振揚(Tugo),80後建築師,港大建築系一級榮譽畢業,曾赴英國劍橋大學修讀碩士,研究香港保育政策。旅攝中國九年,最愛新疆,去年憑天山風景照在中、英文版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分別獲第一名及佳作獎,並獲評審點名肯定。作品多次被國家地理、Outdoor Photographer等雜誌刊載,下半年將舉辦個人作品展「發現中國」。

Facebook 專頁:www.facebook.com/tugochengphotography

■四季美景:

春:林芝花海 夏:空中草原

秋:金黃胡楊 冬:吉林霧淞

香港上月底經歷寒流,氣溫跌至個位數字,大帽山更結霜,興起一時「追冰」熱潮。如果自問耐寒能力及得上西伯利亞人,何不到東北過一個白色冬日?Tugo說,「中國四時之景不同,顏色變化多。冬天一定揀東北,例如到吉林長白山拍攝白色的霧淞」。霧淞又稱樹掛,霧中的水粒子在樹枝上凝結,白皚皚的美景如下雪,又如盛開的梨花。

抓緊花期 3、4月拍梨花桃花

春天繁花綻放,川西丹巴梨花雪白無瑕,而西藏林芝桃花披上亮眼的桃紅、粉紅,各有特色。「梨花花期短,只有十多日,約3月中下旬;林芝桃花花期則由3月中至4月底,長約一個月,加上林芝一帶地勢有高有低,低地早開花,高地遲開花,看到花的機會較大。」要是錯過了嬌媚的梨花桃花,仍能找尋油菜花的蹤迹。「中國有個特點,就是非常地大物博,緯度分佈廣闊,加上地勢高度,造就油菜花在各地不同月份盛開。」由2至3月的雲南羅平、3至4月的江西婺源,到7月的青海門源,只要抓緊花期,不難看到綠野上亮眼的黃色小花。

夏天追逐綠色,到無垠草原是不二之選。「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平得好緊要,騎馬很好玩,但因欠缺高低起伏,攝影構圖並非上佳之選。而新疆天山的『空中草原』那拉提,平均海拔1800米高,雪山河谷結合草原森林,有高低落差,玩光影、構圖更出色。」

來到金黃的秋天,萬物稍歇而又生生不息,Tugo推薦內蒙古額濟納旗的胡楊林。胡楊具有驚人的耐旱抗風沙能力,能在沙漠中頑強繁衍。「每年十月初,黃葉只維持約十日,是非常難得的時刻。但來到胡楊林亦不止睇黃葉,要睇整個環境,從頭頂的黃葉、死去枯樹的形態到泥土上的落葉,呈現生命周期,是很好的攝影創作題材。」秋天四川景區亦有人滿之患,皆因葉子換上七彩新裝,到九寨溝、黑水彩林、米亞羅紅葉景區拍攝,可善用水的倒映作構圖。

留意時間交通 做好規劃

Tugo提醒,事前的資料蒐集主要有兩點,其一是時間性,「要有重點,知道旅程想睇什麼,倘若拍花或黃葉,必須抓緊時間,現今氣候變化多端,更要緊貼旅遊資訊。如果拍攝紀實照片,則要留意各少數民族節慶日期,例如藏曆新年會有傳統法會」。其次是交通,內地公共交通指示仍是非常不足,需預先規劃好路線,查清楚包車或轉車資訊,以及衡量路面顛簸情况體力能否應付。

文:洪慧冰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高卓怡

travel@mingpao.com

明報影片